历学网 - 专注中国历史,讲述中国历史朝代的那些人和事
热门搜索: 杂说历史 娱乐八卦 稗官野史 近代史 夏商周 后宫秘史 古代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民间故事 党史故事 成语故事 百家姓
您的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秦朝历史 > 《霸道与王道・秦汉帝国》十四、丝绸之路贯东西

《霸道与王道・秦汉帝国》十四、丝绸之路贯东西

时间:2020-07-28 14:28:24 编辑:中国历史
导读: “专横跋扈的秦汉国王帝国”十四。丝绸之路贯通东西方 以下文字资料由边肖为大家收集出版。让我们快速看一下! 边城暮雨雁飞低,芦笋初生渐欲齐。无数铃声遥过碛,应驮白练到

“专横跋扈的秦汉国王帝国”十四。丝绸之路贯通东西方以下文字资料由边肖为大家收集出版。让我们快速看一下!

  边城暮雨雁飞低,芦笋初生渐欲齐。无数铃声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 > >  ――[唐]张籍《凉州词》 > >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养蚕和制造丝绸的国家。据史料记载,我国利用蚕丝织成布料,已有五千年的历史。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黄河流域和长江下游地区的人民,已经会制造丝线、丝带和绢。到了商代,野蚕开始在室内畜养,人们已经能织出华美暗光绸。后来,又陆续发明了罗纱和织锦以及绫、纨、绉、绮、绸等各类丝织品。从秦到汉初,蚕丝业进入了兴盛时期。从考古发掘可以看出,此时的工艺水平超过了前代,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美丽的丝绸不仅赢得了中国古代人民的喜爱,同时,也引起了中亚、西亚和欧洲人的浓厚兴趣。当时,一些安息和印度的商人从中国贩运丝绸,销售给希腊、罗马等国。他们再从那些国家贩运当地所产的物品,到中国销售。到了约公元一二世纪,随着丝绸生产的发展,西域商路的畅通,中国丝织品越来越多地运往希腊、罗马等西方国家,而这些贩运丝绸的商路,就逐渐变成国际间频繁往来的大道,即沟通欧、亚大陆的“丝绸之路”。丝绸之路的开通,使得欧、亚大陆成为一个大的整体,相互间的经济、文化得到了促进和发展。 > >  楼兰国之谜 > >  谈起丝绸之路,人们马上就会联想到一个神秘的地方,这就是被称之为“沙漠中的庞贝”的神秘古城――西域古国楼兰。 > >  楼兰古城遗址在今若羌县罗布泊西岸,土地已经完全荒漠化。这里曾出产玉石、胡杨、红柳、芦苇、芨芨草、骡马和骆驼等。罗布泊在蒙古语中称“罗布诺尔”,意思是“汇入多水之湖”,面积达三千多平方公里,是我国内流区域最大的咸水迁移湖,现在已经干涸。 > >  楼兰是汉代西域的一个小国,在当时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枢纽,中西方贸易的中心。西汉时,从楼兰向西北行进,可以到达西域都护府所在地乌垒城(今新疆轮台东),北行通屯垦要地吐鲁番,西南通且末、于阗(今和田),出葱岭而达大月氏。 > >   司马迁《史记》一书中对楼兰曾有过记载,说此国有城郭,临近盐泽。这也是历史文献上第一次记载楼兰古城。西汉时期,楼兰有一万四千多人,尽管不算大,但由于地处交通枢纽,此地商旅云集,繁荣热闹,修有整齐的街道、雄壮的佛教寺院和宝塔。 > >  当时,匈奴族势力逐渐强大起来开始侵入天山南北,楼兰因为国小力弱无法抵挡,一度被匈奴控制。迫于压力,他们不得不为匈奴提供情报,使得匈奴人在这里攻杀汉朝的使者,劫掠过往的商人。 汉武帝曾经令将军赵破奴、王恢率兵数万攻打,大败匈奴军队于吐鲁番,攻破楼兰,最后俘虏了楼兰国王,强迫其投降归附汉朝。但是,楼兰国王又中了匈奴的反间计,屡次拦杀汉朝官吏。汉昭帝元凤四年(前77),大将军霍光派遣傅子介带领几名勇士前往楼兰,设计杀死了楼兰王尝归,立尝归的弟弟为楼兰王,并改楼兰国名为鄯善,将都城南迁。此后,汉朝政府并没有放松对鄯善的控制和管理,他们在这里设立都尉,布置军队,同时,还开挖井渠,屯田种植粮食,把中原内地先进的生产经验带到这里,使得这里的农业生产水平逐步向前发展。 > >  大约在东晋之时,由于中原群雄割据,混战不休,无暇顾及西域,楼兰逐渐与中原失去了联系。到了 唐代,中原地区强盛, 唐朝与吐蕃又多次在楼兰兵戎相见。由此可见,至少在唐代楼兰仍是边陲重镇。然而,不知在什么年代,这个曾经繁荣一时的城镇却突然神秘地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外。楼兰古城究竟在何方? > >  1900年3月,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带领一支探险队越过帕米尔高原闯入新疆地区进行探险。他们在沙漠中艰难行进。行进途中,探险处丢失了唯一的一把铁锹,遂派向导维吾尔族人爱克迪原路返回寻找。爱克迪遭遇了沙漠狂风,意外地发现沙子下面有一座古城堡。爱克迪在这里捡到了许多雕刻品、木简等物。他把这一发现告诉了斯文赫定。次年,斯文赫定抵达这座神秘的古城堡,对之进行了大规模的挖掘,发掘出了不少的文物,经研究后认定,这座古城堡就是消失了几个世纪的古楼兰城。楼兰古城再现的消息不胫而走,引得各国探险家争相前往探险寻宝。英国籍匈牙利人斯坦因、美国人亨廷顿、日本人桔瑞超先后抵达这座“有高度文化的古城遗址”,掠走了一批批重要的文物,同时,也使得这座古城堡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 >  早在1878年,俄国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在考察罗布泊时,就发现中国地图上标注的罗布泊的位置并不正确,它不是在库鲁克塔格山南麓,而是在阿尔金山山麓。这说明,罗布泊是一个移动的湖泊,它向南移动了许多。当年的普尔热瓦尔斯基曾经在罗布泊洗过澡,当时的罗布泊湖水清涟,野鸟成群,可如今却成了一个荒漠盐泽。为什么罗布泊会移动?为什么罗布泊会干涸?为什么楼兰古国会一下子消失?我国新疆考古科学工作者经过努力探索,为这些问题找到了答案。 > >  楼兰古城的确切位置在东经八十九度五十五分二十二秒,北纬四十度二十九分五十五秒。它占地面积为十万八千多平方米。城东、城西残留的城墙,高约四米,宽约八米。城墙用黄土夯筑。居民区院落是将芦苇扎成束或把柳条编织起来,抹上黏土而建成的。城内全是木造房屋,胡杨木的柱子、房屋的门与窗仍清晰可辨。城中心有唯一的土坯建筑,残留下来的墙的厚度有一米多,高度有两米,坐北朝南,似为当时统治者的住所。城东的土丘,原是居民们拜佛的佛塔。 > >  对罗布泊的移动和干涸,考古工作者是这样解释的:除了地壳运动的影响之外,最大的因素就是塔里木河与孔雀河中的泥沙大量沉积在罗布泊河口,淤塞了河道,使得两条河不得不改道流向更为低洼的地方,形成了新的湖泊。而旧湖长期得不到水源补给,在炎热的气候中积水逐渐蒸发,成为沙漠。水当时是楼兰古国的生命之源,罗布泊的北移,使得楼兰古国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基础,市民们不得不弃城出走他方,最后留下了一座空城。在肆虐的沙漠风暴中,楼兰古国终于被沙丘湮没了。 > >  由于楼兰地处欧亚大陆的腹地,气候异常干燥,不仅各种文物、简牍和丝、棉、麻织等不易腐烂,而且许多尸体也因迅速脱水而成为干尸,虽然没有经过任何人工处理,但埋藏在地下一两千年,甚至于更长时间都不会腐烂。楼兰古城实际上就是一座天然的文物储藏所。出土文物有汉五铢钱,贵霜王国的铁币,汉文简牍,纸文书,丝、毛织品残件、漆器、木器、玉器、铜器、金银戒指、耳环、玻璃器皿碎片等。这些出土文物对于研究中西交通、东西文化交流和我国边疆与内地的历史联系都具有重要价值。 > >  考古工作者认为,楼兰古城之所以消失,还与人们对大自然的破坏有直接的关系。楼兰古城地处丝绸之路的要冲,无论是汉朝,还是匈奴以及其他游牧民族小国,经常在楼兰国土上发动战争。战争的破坏、过度的垦种和放牧,使水利设施及良好的植被遭到严重破坏。到公元3世纪前后,因为流入罗布泊的一些河流改道他方,致使楼兰城郭虽在,但人烟断绝,出现了“国久空旷,城皆荒芜”的景象。 > >   张骞使西域 > >  西域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西域是指玉门以西,葱岭以东的地区;广义的西域则包括葱岭以西,亚洲西部和欧洲东部一带广阔的地域。西域与中原的联系,很久以前就开始了。据史料记载,唐虞、三代均有交往,在我国的古籍如《山海经》、《穆天子传》中对葱岭以东的山川形势和风土物产也有较多的记载。 > >  大约在公元前2世纪,西域分成三十多个小国,互不统属,它们“各有君长,兵众分弱,无所统一”。这些小国大的人口有几十万,小的只有几千人。其实,这些国家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国,只是一个个的自然村落而已。这些自然的村落几个联合在一起,达成一种攻防同盟,由此形成了所谓的国。按照地理位置划分,以昆仑山为界,可以分为南道诸国和北道诸国。尤其是天山以北地区,水草丰美,人们大多从事游牧业。 > >  到公元前2世纪初期,匈奴冒顿单于征服了西域。他们在这里掠夺人口,索取贡税,并以此为根据地,向西汉进攻,所以西域成为匈奴军事上的据点和经济上的后盾。由此,匈奴成为丝绸之路上最大的威胁。他们不但侵扰内地,而且还威胁着丝绸之路沿线二十多个弱小国家的安全。当时,居住在敦煌、祁连之间的大月氏,以及祁连山下的乌孙等,就曾遭到匈奴的突然袭击,大月氏国王被杀。更为残忍的是匈奴人把大月氏国王的头骨镶上金玉,当成一只酒杯。最后,大月氏不得不西迁数千里,到达阿姆河边的大夏。匈奴随后又征服了楼兰等小国,占据了这一交通要道。他们经常野蛮地袭扰客商和来往人员,严重地影响了丝绸之路的畅通。 > >  西汉在武帝之时国力强大起来,有足够的力量来反击匈奴等外部势力的侵扰。建元三年(前138),汉武帝从匈奴人口中得到一个消息,说大月氏国遭受匈奴攻击,被迫西迁,远离故土,因此,大月氏人对匈奴恨之入骨,发誓报仇雪恨,只是苦于势单力薄,一直无法实现这个愿望。汉武帝认为这是一个好时机,决定派遣使者出使大月氏,说服大月氏来共同夹击匈奴。当时,汉中(今陕西城固)人张骞被选中。 > >  张骞原来在宫中担任郎官,为人友善,敢作敢为,是一个十分有计谋的人,时年还不到三十岁,正是风华正茂之时。同时应募的还有一个叫甘父的,原来是匈奴人,在战争中被俘,成为堂邑县一个贵族家中的奴仆,所以人们又称他为堂邑父。据说他善于射箭,后来成了张骞的得力助手。一切准备完毕后,张骞便率领一支一百人的队伍从长安出发了。他们经甘肃,渡过黄河进入河西,不料在河西西部的沙漠里遭遇到匈奴大队人马,经过激战后,张骞因寡不敌众而被俘。不久他被押送到军臣单于所在的匈奴王庭,单于把他赏赐给一个贵族做放牧牛羊的奴隶。 > >  张骞在匈奴滞留下来。这期间,他娶了一个匈奴女子为妻,并且有了自己的儿女。但他时刻不忘自己是一个汉人,一个大汉天子的使者。十一年后,他和他的随从终于趁机逃走,向西疾进,一路风餐露宿。不识前进的路线,他们就用日月星辰来判断方向。经过艰苦跋涉,一天,他们到达了一个硕大无比的湖泊,这就是罗布泊,当时的古楼兰国就位于湖边。由于当时楼兰被匈奴占领,张骞等人不敢进入,只得向人问清去大月氏的路线,便又继续沿着塔里木盆地北缘向前艰难行进。他们越过葱岭,经大宛、康居,最终到达了大月氏。 > >  此时的大月氏已经占有了大夏故地,这里土地肥沃,人口殷盛,人们 安居乐业。他们对汉朝使者的到来感激不尽,也十分怀念祁连山下的故土,但他们却认为这里离汉太远,夹击匈奴之计难以实现,所以不愿东归。张骞与同伴在这里待了一年多,始终没有结果,不得不东返。不料在返回途中,又被匈奴人俘获,在那里做了一年的奴隶。恰在这时,匈奴内部发生变故,老单于病故,太子和他的弟弟因争夺王位发生内战,张骞和他的妻子、甘父乘机逃回长安。出使时所率领的一百人,回来时,只留下了张骞和甘父二人,共历时十三年。这次出使尽管没有达到目的,可是张骞沿途了解到了西域各国的山水、人物、风俗、物产,为他第二次出使西域打下了坚实基础。 > >  回到汉朝后,张骞还想寻找到一条通西域而不受匈奴阻拦的道路。他向汉武帝报告说,他曾在市场上看到一种产于四川的实心竹杖细麻布,商人告诉他说,这些东西是从身毒(今印度)买来的,身毒在大夏东南数千里,是个低洼湿热、乘大象出行的国家。因而张骞认为中国的西南部也应该有一条可以到达大夏的通道。为了开辟南路,张骞又一次奉使从西南去大夏,他们到达了宜宾、昆明一带,探路十余次,费时一年多,终因路上受阻而未能成功。 > >  元狩四年(前119),汉武帝派兵进军漠北地区,迫使匈奴向西北退却,依靠阿尔泰山以南各小国的人力、物力和汉朝对抗。汉武帝想彻底割去匈奴的右臂,于是,再次派遣张骞率领三百多人的使臣队伍,出使乌孙,企图说服乌孙回到故地居延附近,达到实现断匈奴右臂的目的。这次出使,张骞被任命为中郎将,携带金币丝帛巨万,牛羊万头。张骞到达乌孙后,正遇上其国内乱,乌孙无意东归,所以乌孙王没有马上做出决定。在这段时间内,张骞就分遣副使,到周边的各个小国,如大宛、康居、月氏、大夏等去访问。后来,这些小国都派出使者同汉的副使一起来到长安。 > >  从此以后,汉与西域各国开始正式往来,通西域成为了一种风气,汉朝更是派出使者到安息(今伊朗)、龟兹、犁(古罗马国)、身毒、奄蔡(今里海东北)、条支(今波斯湾西北)等国。“使者相望于道,诸使外国一辈大者数百,少者百余人……汉率一岁中使多者十余,少者五六辈,远者八九岁,近者数岁而反”,出使者和随员之多,经常相望于道,多者数百人,少者亦有百人以上,他们都像张骞一样,带着国书和丝织品等物,远则八九年回来,近则数年回归。同时,往来于其间的“商胡贩客,日款于塞下”。从此,天山南北成为了中西交通的桥梁,西域各地与中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交流日趋密切。据说,乌孙还曾与汉相互通婚。 > >  张骞几次出使西域,历时三十余年。他是一位毕生献身于中外友好交往的人。他对外国和各少数民族态度谦逊,每到一地,都会遍访民情风俗、山川物产,学习一切对汉族有用的东西。许多国家和兄弟民族的人们都喜欢并十分尊敬他,亲切地称他为“博望侯”。而“博望侯”后来则成了出使西域使者的代名词,受到各国和一些少数民族人们的信任和爱戴。张骞在大夏时,安息国王曾想邀他去安息,因张骞回国而未去成。后来,张骞的副使到达安息,国王派将军带兵二万去边界迎接。据说,后来汉设置酒泉郡和移民屯田、开发河西都是接受了张骞的建议。张骞的确是中原通西域的第一人。 > >  去病击匈奴 > >  继张骞出使西域之后,汉武帝又在陇西(今甘肃临洮)、代郡(河北涞源北)一带集结大军,给了入侵的匈奴军队以数次沉重的打击。其中,元狩二年(前121),骠骑将军 霍去病自陇西两次出击,使得匈奴奴隶主贵族大败远遁。 > >  匈奴贵族虽然惨败,仍然凭借着河西(今河西走廊)要地控制西域,并在元狩二年春天,派骑兵万余人攻入上谷(今河北怀来)进行骚扰。汉武帝派遣骠骑将军霍去病统万骑出陇西过焉支山(也称胭脂山或燕支山,在今甘肃山丹东南)千余里,深入当时的匈奴王休屠领地,斩杀折兰王、卢侯王、执浑邪王子、相国、都尉等,获首虏八千九百余级,得休屠王祭天金人。汉武帝下诏加封霍去病两千户。 > >  同年夏天,霍去病与公孙敖领数万骑出陇西、北地(郡名,今甘肃庆阳西北)两千余里,过居延海,攻祁连山,得胡虏三万余人,裨小王以下七十余人。汉武帝遂加封霍去病五千四百户,其余人员都论功行赏,各有差别等。 > >  河西之战引起了匈奴内部分裂和浑邪王降汉。这年秋天,匈奴单于怒浑邪王、休屠王被汉杀虏数万人,浑邪王、休屠王十分害怕,密谋投降汉朝,派出使者与汉朝商谈降汉事宜。汉武帝得到消息后,担心匈奴诈降,并乘机偷袭汉朝边境地带,便只派霍去病率兵前去迎降。结果真的出了差错,休屠王半路反悔,还好,被浑邪王杀死。浑邪王把其部下全部归为己有。霍去病率军渡河与浑邪王相望,浑邪王裨将看到汉朝军队后有些害怕,便想反悔,而且匈奴军中许多人都不想投降汉朝,有的甚至于逃跑。霍去病急中生智,飞马前去拜见浑邪王,并杀死了八千想逃亡的士兵。浑邪王率部投降的有四万多人,号称十万。到达长安后,武帝下令对有功将士进行封赏,人数多达数十万。封浑邪王为漯阴侯,食万户。其下属也都得到不同的封赏。下旨增封霍去病千七百户。此后,又徙浑邪王降众至塞外陇西、北地、上郡、朔方、云中五郡,让他们按匈奴旧俗生活,称之为“五属国”。 > >  河西之战,两次千里奔袭,斩杀匈奴三万八千余人,浑邪王归汉时又斩杀不愿归附者八千余人,总计杀敌四万六千余人。再加上归降的四万余众,这样,匈奴在河西走廊的右部势力被完全摧毁,经营西域的通道被打开了。西汉政府先后在河西一带设置武威、酒泉、张掖、敦煌四郡,史称“河西四郡”。从此之后,“金城、河西并南山(即祁连山)至盐泽(即罗布泊),空无匈奴”。匈奴遭受了惨重失败,丢掉了大片优良牧场和祁连山、焉支山。 > >  由于汉朝军队的多次打击,匈奴单于王庭向北迁徙。元狩四年(前119), 卫青、霍去病带领十万骑,“私负”从军者十四万骑,步兵及转运者数十万人,分两路穷追匈奴。当时兵分两路,霍去病率领东路大军,从代郡出发,出塞二千余里,与匈奴左部屠耆王接战获胜,到达狼居胥山(今蒙古国乌兰巴托以东),临瀚海(今贝加尔湖)而还。这次战役过后,匈奴力量大大削弱,再无力大举南下,“是后匈奴远遁,而漠南无王庭(指匈奴)”,西汉军队占领了朔方以西至张掖、居延间的大片土地,保障了河西走廊的安全。西汉王朝在上郡、朔方、西河以及河西诸地设置田官,用六十万人屯田戍守,逐渐开发了这一地域,同时,也保障了丝绸之路的畅通无阻。 > >  经过一系列的打击,匈奴力量大为削弱,除了对西域一些小国还有一定的控制力外,基本上已经无力再向东发展。由此,百余年来北部地区所受匈奴的威胁基本解除。西汉王朝由于连年用兵,国力也消耗巨大。从元封、太初以后至武帝末年(前110-前74),西汉王朝尽管同匈奴之间还发生过不少战事,但是,这些战事的规模和影响远远不如此前,并没有影响到国家大体。 > >  西汉王朝战胜匈奴之后,北方边地出现了新的局面。边郡和内地之间邮亭驿站相望于道,联系大大加强。大量的移民和戍卒在荒凉的原野上开辟耕地,种植五谷。中原一带的生产工具、耕作技术、水利技术,通过屯田的兵民,在边郡传播开来。匈奴人向西远徙之后,部落贵族发生分裂,出现了五单于争立的局面。 汉宣帝甘露元年(前53),呼韩邪单于归汉,引众南归,安居于阴山附近。竟宁元年(前33),汉元帝以宫女 王昭君嫁给呼韩邪单于,恢复了和亲,结束了百余年来汉族与匈奴之间的战争局面。 > >   班超通西域 > >  自从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终西汉之世,丝绸之路沿线基本上是安定的。在这一时期内,商人、使者往来于其间,相望于道,东西交通畅达一百四十多年之久。到了 王莽时期,这一状况发生了改变。居住在漠北一带的匈奴,又开始骚扰丝绸之路沿线各小国,迫使这一商路又中断了六十多年。 > >  到了东汉初年,在光武帝刘秀忙于进行国内统一战争之时,匈奴的势力又有所发展。此时的西域地区出现了五十多个小国,其中北道诸国仍然受制于匈奴。当匈奴势力入侵之时,一些小国为了免受匈奴控制,纷纷求助于东汉王朝。如居住于塔里木盆地西端的莎车,在匈奴入侵之时,极力保护当时设置于此地的原西域都护吏士及其眷属达一千多人,并联合附近诸小国阻击匈奴的侵犯。建武十四年(38),莎车王和鄯善王都遣使到长安,请求东汉政府派出都护对西域地区加强保护,只是当时光武帝苦于没有足够的力量,只好拒绝。此后,匈奴遭遇连年蝗灾,国力迅速衰弱,莎车则逐渐骄横,攻掠附近各小国。在这种情况之下,车师前王、鄯善、焉耆等十八个小国,联合起来于建武二十一年遣王子入侍,再次请求东汉政府派出都护,但是,光武帝仍然因中原初定,无力经营西域,没有答应而送还侍子。莎车王见东汉朝廷不加理睬,于是攻破鄯善,又杀了龟兹王,并且警告东汉朝廷说,如果再不派出都护,各国都将臣服于匈奴,而光武帝仍是没有答应。其后,车师等诸国先后投降了北匈奴,不久,北匈奴又控制了整个西域地区。 > >  明帝时,东汉实力有所壮大,开始发动进击匈奴的战争。永平十六年(73),明帝派遣窦固等出酒泉塞,大败北匈奴,占领伊吾卢城。此后,东汉政府在伊吾卢城设立了宜禾都尉,进行屯田并派兵戍守。同时,还赶走了北匈奴在车师前、后王国一带的势力,着手恢复与西域各国间的政治关系。为了恢复和加强同西域各国之间的联系,班超奉命出使西域。 > >  班超是东汉扶风安陵(今陕西咸阳东北)人,父亲班彪、兄长班固都是东汉著名的历史学家。班超年轻之时曾随哥哥班固在洛阳学习,是一个勤奋好学、胸怀大志的人。他对平常琐细庸碌的生活十分不满,一次,愤然把笔投掷于地,叹息道:大丈夫最少也得像张骞那样到远方立功争取封侯,为国做出一番大的事业。后来,汉明帝应西域各国之请,令窦固为奉车都尉,屯兵武威。这时班超 投笔从戎加入到窦固军中,被任命为假司马,并奉命出使西域。 > >  此时,北匈奴势力在北道受到一定挫折,而南道诸国仍为北匈奴所役使。班超这次出使的任务就是打通南道。第一站就是罗布泊东南的鄯善国,同行的只有三十六名人员,势单力薄。班超初到鄯善,鄯善国王非常热情地款待他们,后来因为北匈奴使者到来,鄯善国王不再像先前那样礼敬他们。班超意识到这是由于鄯善国王处于两国使者之间,左右为难,得罪了任何一方都不好,因此,有些无所适从。如果就这样僵持下去,会对自己十分不利。在了解到匈奴使者大致的情况后,班超对众手下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现在只有乘黑夜偷袭匈奴使者,趁他们尚不知就里之时,把他们全部消灭,鄯善才会归顺。随后,他亲率三十六名勇士,向匈奴使者驻地猛扑过去。匈奴使者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没有反应过来,已全部被杀死。鄯善国王为之震惊,心悦诚服地脱离了北匈奴的统治归顺东汉王朝。汉明帝听说后,十分赏识班超,晋升他为军司马,这是仅次于大将军的官职。 > >  不久,班超又奉命出使于阗。于阗国较鄯善国要大一些,所以,北匈奴派有专使来监护,控制十分严密。班超到达于阗,国王慑于北匈奴的压力而不敢表现亲密,同时,还有一个巫师散布谣言说,谁胆敢同汉友好,天神就会发怒。他还蛊惑群众,想杀掉班超的马。班超知道这是北匈奴势力在作怪,就一口答应,让巫师自己来取马。巫师一到,班超就将其杀死。班超乘机向于阗国王讲解道理,于阗国王听后,马上下令杀死北匈奴监护使和汉通好。从此,断绝了六十多年的新疆南路又重新沟通。 > >  次年春天,班超挥师北上,前往西域西端的疏勒。当时疏勒、龟兹等小国仍受制于北匈奴。班超率兵到达后,废掉了北匈奴所立的龟兹人疏勒王,按照疏勒人民的愿望,改立疏勒故王子。经过班超的坚决斗争,北匈奴的势力在南、北道诸国逐一被肃清,使他们摆脱了北匈奴奴隶主贵族的残暴统治。由于班超与北匈奴势力的斗争符合西域人民的利益,所以获得了广泛的支持,取得了胜利。 > >  永平十八年(75),汉明帝去世,北匈奴乘机反扑。在匈奴贵族的支持下,焉耆等国攻杀西域都护,并联合龟兹、姑墨等进攻疏勒。班超孤立无援,处境十分恶劣,东汉政府命令班超回师。疏勒人民不愿班超离去,于阗诸国也坚决挽留。班超于返汉中途返回疏勒,克服各种困难,团结于阗、疏勒等国,并与乌孙通好,重新稳定了南道形势。永元二年(90),大月氏贵霜王朝势力强盛,想向外扩张,于是派兵七万越过葱岭进攻疏勒,企图控制南道。当时驻防疏勒的东汉军队人数不多,疏勒国王听到消息后大为恐慌,不知所措。班超分析当时的形势说,大月氏国的兵士虽多,但是长途跋涉,千里偷袭,后勤供应不足,疲劳之师,何足挂齿?只要把粮食草料藏好,坚壁待守,他们就会饥寒交迫,自然来降,不过数十日即可解决。此后,果如班超所言,大月氏军队由于粮草供应不上,不得不向龟兹求救。班超率诸国兵数百人,在路上设下埋伏,结果全歼来犯之敌,使节也被杀死。班超率兵击退了大月氏的入侵,声威大震,使得大月氏国举国震惊,于是国王再次请求与汉和好,释兵而还。班超遂乘机经营北道。 > >  建初元年(76),北道的龟兹、姑墨、温宿皆归附东汉,班超设西域都护府于龟兹它乾城,亲自坐镇北道。同时,命令西域长史徐干屯疏勒,与北道遥相呼应。永元六年(94)的秋天,班超发龟兹、鄯善等八国兵七万多人,讨伐攻杀前都护、一直心怀二意的焉耆、危须、尉犁,俘其王侯贵族。“于是,西域五十余国,悉皆纳质内属焉”。这年班超六十三岁。西域五十多个国家都和汉通好,各国百姓重新过上了安定的生活。从此以后,西域地区与中原的经济文化联系更加密切,通往西亚各国的丝绸之路重新畅通无阻。第二年,汉和帝下诏书赞扬班超的功绩,同时,封班超为定远侯。 > >  班超四十一岁出使西域,在西域历时近三十年。在这近三十年的时间内,班超与西域各族人民患难与共,从没有离开过。此时的班超已经是一个头发花白、眼花耳聋、手拄拐杖、行动迟缓的七十岁老翁了。当年随行的人皆已故去,迟暮之年的他也越来越想念中原故土,他在《求代还疏》中殷切地表达了这种愿望。他的妹妹班昭也替他委婉陈辞,终于感动了汉和帝。班超于永元十四年(102)回到东汉都城洛阳,不久便与世长辞。 > >  班超返回以后,北匈奴又侵入西域,向西域诸国限期责取欠租。同时,还进而骚扰河西地区,造成了很大破坏。延光二年(123),东汉政府以班超的儿子班勇为西域长史,出屯柳中,抵御北匈奴的侵扰,重新经营西域。班勇至西域后,在鄯善、龟兹等国的支持下,一举击败北匈奴,收复车师前王国。此后,又连续击败北匈奴单于及呼延王所部,平定车师等六国,取得重大胜利。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此时的东汉王朝已经腐朽不堪,竟然以行军迟缓、贻误军机为名,把班勇召回下狱。 > >  班勇后,东汉政府不再设置西域都护,而以西域长史代行都护之职。桓帝时,长史常驻于阗。西域长史和戊己校尉一直维持到灵帝末年。当时刺史日益权重,这两个官职便成为凉州刺史的属官,西域也就成为凉州的辖区了。建安年间,凉州大乱,西域与中原暂时断绝联系。 > >  班超在西域的活动,为增进汉族与西域各族人民的友谊,加强中原与西域地区政治、经济和文化的联系,维护多民族国家的统一,立下了伟大的历史功勋。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参考。若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18-2019 历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