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学网 - 专注中国历史,讲述中国历史朝代的那些人和事
热门搜索: 杂说历史 娱乐八卦 稗官野史 近代史 夏商周 后宫秘史 古代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民间故事 党史故事 成语故事 百家姓
您的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秦朝历史 > 第八章 西汉转衰

第八章 西汉转衰

时间:2020-07-28 14:43:19 编辑:中国历史
导读: 第八章西汉的衰落边肖为大家收集并出版了以下文字资料。让我们快速看看他们! 一、稳定政局整饬吏治 > ——昭宣时期的政治 汉武帝死后,刘弗陵继位,这就是汉昭帝。因弗陵年幼

第八章西汉的衰落边肖为大家收集并出版了以下文字资料。让我们快速看看他们!

  一、稳定政局整饬吏治 >   ——昭宣时期的政治 汉武帝死后,刘弗陵继位,这就是汉昭帝。因弗陵年幼,由霍光、金日、上官桀共领尚书事,辅助幼主。但是,只过了一年多时间,金日病死,当时的朝政,实际上由霍光执掌。汉昭帝像此后六七年间,汉廷内部政见分歧,又发生争权的斗争,政局一度动荡不安。 > >   霍光是 霍去病异母弟。汉武帝时期,霍光任为郎,又迁诸曹侍中、奉车都尉等。他出入禁闼20余年,“出则奉车,入侍左右”(《汉书·霍光传》),成为汉武帝心腹亲信。汉武帝临终托孤,霍光拥立幼主,成为汉家的“ 周公”。 > >    然而,霍光受诏辅政,所执掌的汉家天下,已是一个经济凋敝、流民遍野的社会。自汉武帝末年以来,“海内虚耗,户口减半”(《汉书·昭帝纪》);至汉昭帝 继位四年,依然“比岁不登,民匮于食,流庸未尽还”(同上)。当时,贫苦农民不仅乏食,甚至连播种的种子,也得依靠官府借贷。武帝时期出现的数以百万计的 流民,经过20余年的时间,仍然是一个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迅速恢复和发展社会生产,成为汉廷面临的主要任务。针对这种情况,谏大夫杜延年曾几次提出“宜 修孝文时政,示以俭约宽和”(《汉书·杜延年传》)。霍光采纳他的建议,“举贤良,议罢酒榷盐铁”(同上)。始元六年(前81)二月,汉廷诏举郡国贤良文 学,问民所疾苦,“议罢盐铁榷酤”(《汉书·昭帝纪》),对武帝时期的经济政策展开了讨论。这就是著名的“盐铁会议”。丞相田千秋、御史大夫桑弘羊,以及 贤良文学60余人,参加了这次会议。在讨论罢除盐铁官营等项政策时,会议形成以桑弘羊为一方,以贤良文学为另一方的对垒,双方展开一场唇枪舌剑的辩论。桑 弘羊在汉武帝时期,曾任治粟都尉及大司农14年,参与制定盐铁官营诸项政策。他在辩论中为汉武帝的政策进行辩护,实质上还是主张继续奉行汉武帝的朝政方 针;而贤良文学则指责这些政策的弊端,同时又提出当今之务在于安集百姓,致利除害。辩论所涉及的内容,远远超出盐铁官营的问题。除了对武帝时期的一系列政 策互相论难之外,还涉及到当前政策转变等问题,双方的争论异常激烈。由于盐铁诸项政策关系汉廷财政问题,因此只取消酒的专卖,其余各项都没有罢除。 > >    这次辩论反映汉廷内部政见分歧,以桑弘羊为代表的少数朝臣,在社会形势发生变化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原有的思想主张。这是桑弘羊一贯的政治立场。还在汉武 帝晚年,他不顾当时社会危机严重,继续主张屯垦轮台,结果遭到汉武帝拒绝。汉武帝根据当时的形势,对原来的政策作了重大的改变。但是,直到昭帝始元年间, 桑弘羊依然没有改变原来的主张,不但政见与霍光针锋相对,而且不满霍光一手操纵朝政。因此,桑弘羊与上官桀及燕王旦通谋,卷入当时朝廷内部反对霍光的争权 斗争。 > >   汉廷的争权斗争,始于燕王刘旦。汉武帝晚年,皇太子刘据、齐王刘闳先后死去。按照辈分而论,刘旦自以为应当立为太子,并上书要 求到京师宿卫。刘旦觊觎帝位,引起汉武帝的不满。汉昭帝继位之后,刘旦与宗室刘长、刘泽等人勾结,阴谋发动兵变,推翻汉昭帝。事情败露后,刘泽等人被杀, 刘旦幸免。但是,他的野心不死,又与上官桀结谋,企图剪除霍光,夺取皇位。 > >   上官桀与霍光,本是联姻亲戚,因为争权发生矛盾。上官桀及 其子上官安,因此与盖长公主、桑弘羊及刘旦合谋,告发霍光逾制擅权。当阴谋失败后,上官桀等又合谋杀霍光,迎立燕王刘旦,然后再杀刘旦,夺取皇位。但是, 上官桀的密谋终于泄漏,汉昭帝命令丞相田千秋扑灭乱党。结果,上官桀父子及桑弘羊先后被杀,盖长公主和燕王刘旦也相继自尽。这场争权斗争即告结束。 > >    霍光剪灭政敌之后,其地位越加巩固,政局也逐步趋于稳定。但是只过了6年,汉昭帝即因病死去。这位以孺子继统的帝王,在位13年少有作为,却使霍氏家族 乘机崛起,并开了汉代外戚专权之先。皇位由昌邑王刘贺继承。刘贺是个荒淫纵欲的昏君,继位不久,霍光等人即发动一场宫廷政变,将他废逐。于是,霍光迎立汉 武帝的曾孙刘询为帝,这就是 汉宣帝。 > >   刘询是卫太子刘据之孙。巫蛊祸起,刘询的父祖及生母,都遭杀害。刚刚出世几个月的刘询,也被关押 在狱中。原廷尉监丙吉怜其无辜,对他多加保护,并将他送交外祖母家抚养。后来,刘询被收养于后宫,直至18岁继位。宣帝继位之后,为了改变昭帝时期的政 局,采取了许多政治措施,以巩固中央集权制。主要的有如下几项: > >   首先,清除霍氏集团。自汉昭帝以来,霍氏家族的权势不断扩大,严重地 削弱了汉家皇权。霍光本人专制擅权,“政事壹决于光”(《汉书·霍光传》),以至于操纵汉家天子的废立。不仅如此,霍光的儿子霍禹、侄孙霍云皆为中郎将, 霍云之弟霍山为奉车都尉侍中,两个女婿为东西宫卫尉,连外孙也都是中朝官,形成这个家族“党亲连体,根据于朝廷”(《汉书·霍光传》)的局面。汉家天子无 疑是个傀儡,而霍光成了左右政局的“太上皇”,并紧紧地控制着中朝的军政大权。这是从汉武帝为加强皇权而控制中朝,到中朝权力转归朝臣把持的畸形发展。 > >    霍家“持国权柄,杀生在手中”(《汉书·霍光传》),从汉廷到地方,吏治日益败坏。廷尉李种和王平,左冯翊贾胜胡,甚至车丞相的女婿、少府徐仁等,都因 “坐逆将军(意)下狱死”(同上)。而使乐成小家子,却因得幸于霍光,官至九卿封侯。当时,朝廷官吏只听霍光的家奴冯子都、王子方等人的指挥,丞相之职有 名无实。这种现象在宣帝即位之后,大有变本加厉之势。当时,不但朝廷的事要先禀报霍光,然后上奏昭帝,而且连霍光的夫人也干预朝政。她为了让小女霍成君代 立为皇后,公然私派女医淳于衍毒死许皇后。地节二年(前68),霍光临死之前,又提出封霍山为列侯的要求。宣帝无可奈何,即日拜霍禹为右将军,接着又封霍 山为乐平侯,以奉车都尉领尚书事,继续由霍氏控制中朝。翌年,当宣帝立许皇后的儿子为太子时,霍光妻大怒,又阴谋使霍皇后毒杀太子未遂。甚至宣帝安排御史 大夫魏相入侍中朝,霍光妻也大为不满,并唆使家奴大闹魏相的府邸。霍氏专擅权柄,为所欲为,皇权再度受到挑战。 > >   针对上述情况,宣帝为 了稳定政局,进一步加强皇权,一面让霍山继续主管尚书事,一面又准许吏民奏封事,可以不通过尚书,令“群臣进见独往来”(《汉书·霍光传》),以打破霍家 把持中朝的局面,使中朝权力逐步转归自己手中。这是对汉武帝以来的中朝体制所作的重要的改变。同时,又将霍氏家族的成员调离中朝,改任其他职务,并将他们 执掌的兵权收归汉廷。这些措施引起霍禹集团的不满,他们阴谋作乱,准备发动宫廷政变,废宣帝而立霍禹为帝。地节四年(前66),霍禹集团阴谋败露,霍云、 霍山及范明友自杀;霍禹被捕后处以腰斩;霍光妻及其他亲属皆弃市;霍皇后也被废处昭台宫,霍禹集团被一网打尽。 > >   第二,整饬吏治。诛灭 霍禹集团之后,拔除了“危乱国家”的祸根,宣帝即着手整饬吏治,以便巩固中央集权制。在汉廷中央方面,宣帝时期,“上躬亲政,省尚书事”(《汉书·丙吉 传》),以密切中朝、外朝之间的关系。本来尚书这一办事机构,是武帝为了削弱相权而设的。汉宣帝亲自过问政事,减省尚书事,“五日一听事,自丞相已下各奉 职而进”(《汉书·循吏传》)。这不仅使皇帝直接掌握朝政大权,又恢复了汉初丞相既有职又有实权的体制,从而发挥了丞相作为辅臣的作用。宣帝亲政后,丞相 魏相“总领众职,甚称上意”(《汉书·魏相传》)。魏相死后,丙吉、黄霸、于定国等,先后继任为相。他们“总纲纪号令”(《汉书·黄霸传》),“居位皆称 职”(《汉书·丙吉传》),既有职又有实权。宣帝时期的丞相,与武帝时期相比,境遇截然不同。他们善终其位,无一人被黜免,或者死于非命。所以班固说: “近观汉相,高祖开基,萧曹为冠,孝宣中兴,丙魏有声”(《汉书·魏相丙吉传》)。 > >   在地方吏治方面,宣帝重视地方长吏的选任。他常 说:“庶民所以安其田里,而亡叹息愁恨之心者,政平讼理也。与我共此者,其唯良二千石乎”(《汉书·循吏传》)!这是因为郡守、诸侯相等二千石官吏,对上 要执行汉廷的方针政策,对下则直接治理吏民,其政绩如何关系国家的兴衰,所以被视为“吏民之本”(同上)。对新任命的刺史、太守、国相等官员,“辄亲见 问,观其所由,退而考察所行以质其言”(同上)。因此在宣帝时代,先后曾出现一些政绩显著的二千石官吏。如王成、黄霸、朱邑、龚遂、郑弘、召信臣等。为了 稳定地方统治秩序,地方长吏一旦任用,一般不主张频繁调动。 > >   对地方官吏的治理情况,经常派使者巡行郡国,考察他们的政绩。如元康四年 (前62),遣太中大夫等12人巡行天下,“察吏治得失,举茂材异伦之士”(《汉书·宣帝纪》)。五凤四年(前54),又“遣丞相、御史掾二十四人巡行 天下,举冤狱,察擅为苛禁深刻不改者”(同上)。对地方官吏的考察,“信赏必罚”。凡政绩优异者,汉廷通过下诏褒奖,增秩赐金,封官进爵等,对他们表示嘉 奖。如王成为胶东相,在处理流民问题上,“治有异等之效”(《汉书·王成传》),赐爵关内侯,秩中二千石。黄霸任颍川太守,“治为天下第一”(《汉书·黄 霸传》),官至御史大夫、丞相封侯。又如朱邑为北海太守,“以治行第一入为大司农”(《汉书·朱邑传》)。龚遂为渤海太守,因政绩显著,被擢为水衡都尉。 > >    对一些违法失职的地方长吏,汉廷则予以惩办。如严延年先后曾任涿郡、河南太守,是一位号称“屠伯”的酷吏。他因“选举不实”,受到“贬秩”的处分。后 来,又因“怨望诽谤政治”(《汉书·严延年传》),被处以弃市之刑。再如,田云中为淮阳太守,也是一位“敢诛杀”的酷吏。因“吏民守阙告之”(《汉书·田 广明传》),民愤极大,同样被处以弃市之刑。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参考。若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18-2019 历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