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学网 - 专注中国历史,讲述中国历史朝代的那些人和事
热门搜索: 杂说历史 娱乐八卦 稗官野史 近代史 夏商周 后宫秘史 古代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民间故事 党史故事 成语故事 百家姓
您的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人物 > 「唐代书法」在朝鲜长大的非洲“公主”:我是怎样在朝鲜长大的

「唐代书法」在朝鲜长大的非洲“公主”:我是怎样在朝鲜长大的

时间:2020-07-28 10:23:05 编辑:中国历史
导读: 导游:在平壤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莫妮卡发现韩国人有“独特的技能”,他们“内心很清楚,没有面部表情。”在朝鲜,外界的信息不是来自官方媒体,而是在普通民众中传播。 对

导游:在平壤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莫妮卡发现韩国人有“独特的技能”,他们“内心很清楚,没有面部表情。”在朝鲜,外界的信息不是来自官方媒体,而是在普通民众中传播。

对许多人来说,朝鲜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地方。莫妮卡·梅西亚在自传中写道:“我知道韩国人在想什么,也知道如何与他们交谈。”他们创造了我。”

从1979年到1994年,朝鲜是莫妮卡的家。

她把她的孩子托付给金日成

"我所有的童年记忆都是从下了抵达平壤的飞机开始的。"莫妮卡·梅西亚告诉路透社,英国。

1968年10月12日,赤道几内亚脱离西班牙独立,莫尼卡的父亲弗朗西斯科·梅西亚·恩圭马成为第一任总统,形成了一党专政。

赤道几内亚通过几次国际会议与朝鲜建立了友好关系。尽管赤道几内亚不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但梅西阿斯非常崇拜金日成,金日成和他的非洲兄弟相互欣赏。

据《英国独立报》报道,在他执政的后期,梅西亚与其他人分道扬镳。或许是预见到未来几天的到来,1979年秋天,梅希亚斯把他的儿子小弗朗西斯科、女儿莫妮卡和玛丽·贝尔送到了朝鲜。

莫妮卡最近的照片

莫妮卡和金日成的第二任妻子金圣爱(左)

莫妮卡和母亲去朝鲜时还不到10岁。她的母亲去朝鲜做了结石手术,抵达后立即被送往平壤医院。莫妮卡的哥哥和姐姐在金日成的住处住了三个月。这时,赤道几内亚上演了现实版的《哈姆雷特》。莫妮卡的叔叔发动了政变,梅西亚被处决。

莫妮卡的母亲出院后,她得知家人的不幸,离开朝鲜回国,将三个年幼的孩子托付给金日成。

几个月后,莫妮卡的叔叔来到平壤,试图带走莫妮卡的兄弟姐妹,但遭到拒绝。在玛丽·贝尔的记忆中,金日成说过:“弗朗西斯科就像我的兄弟。”他把我的孩子留给我,我将对他们负责到底。”莫妮卡的叔叔离开后,很快与韩国建立了正式外交关系。

朝鲜的身份超过了祖国的身份

金日成把莫妮卡的哥哥和姐姐送到平壤郊外的万景台军事寄宿学校。英国《每日邮报》称,如果朝鲜有贵族学校,将会有数万所景泰军事学校,金正日在那里接受“最初的继承人教育”。在严格的军事训练下,14岁的莫妮卡已经能够熟练使用卡拉什尼科夫步枪。

莫妮卡穿着绿色军装,戴着一顶红星帽子,除了肤色之外,看起来和朝鲜孩子没什么不同。与当地人相比,莫妮卡的三个兄弟姐妹生活得更好。在假期,莫妮卡总是收到金爷爷的礼物,并作为金日成的私人客人观看新年表演。她告诉路透社,当金日成见到她时,他经常告诉她要努力学习。"那时,他就像一个普通韩国家庭的老人."。

在朝鲜生活了15年后,莫妮卡对朝鲜的认知超过了她的祖国。离开韩国后,韩语仍然是她的“母语”,甚至她在2013年10月出版的回忆录《我是来自平壤的莫妮卡》也是用韩语写的。然而,她还是忍不住从“局外人”的角度看待这个国家。

“我上小学的时候,我的肤色总是吸引人们的目光。我看起来和其他孩子完全不同。孩子们总是很残忍。他们叫我‘羊头’或‘黑女孩’,这让我觉得和他们很疏远。”

莫妮卡说她当时经历的不是种族歧视,而是对孩子的无知。直到上了大学,她才真正感到疼痛。一些韩国学生坚信他们的种族优于莫妮卡,认为黑人又穷又臭。

经过仔细观察,莫妮卡发现不平等始于小学。贫困家庭和富裕家庭的孩子生活在不同的环境中,尽管他们在同一所学校。孩子们很早就接受了这种差异,从不谈论平等和财富。

在平壤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莫妮卡发现朝鲜人有“独特的技能”,那就是“内心清晰,表面上没有任何情绪。”在朝鲜,外界的信息不是来自官方媒体,而是在普通民众中传播。她听说过朝鲜的民主集会和金正日大学的学生抗议,但她从未亲眼见过。

莫尼卡(前排左五)的小学毕业照

莫尼卡向韩国nk新闻网回忆说,许多韩国人是通过他们在中国和俄罗斯的亲戚或朝鲜劳动党的朋友了解到苏联解体和中国改革开放的。“他们在家里吃饭时聊天,但从不公开讨论这些事情,而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无法适应“资本主义生活方式”[S2/]

金日成1994年去世后,莫妮卡离开朝鲜,前往赤道几内亚和西班牙与家人团聚。

在韩国生活了15年后,莫妮卡无法适应西班牙的生活,最突出的表现是她无法管理自己的钱包。“资本主义生活对我来说太困难了。我觉得我不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她带着金日成给她的少量现金。她用完后,用手摸了摸空空,这让她非常紧张。在朝鲜,一切都是为她准备的。

在朝鲜,外国学生每个月能拿到80元的零花钱,这样他们就不用担心房租、食物和日常必需品。

20世纪80年代,在平壤的外国人经常去迪斯科舞厅,他们可以在五代时期购买啤酒、米酒或烧酒。舞厅里也有威士忌和日本清酒,但是很贵。迪斯科是莫妮卡和她的同龄人最喜欢的地方,那里有很多爱情故事。

莫妮卡把大部分零花钱花在买布料和做衣服上。随着年龄的增长,买合适的衣服和鞋子越来越难。莫妮卡的朋友喜欢和她一起去购物,寻找布料。“世界各地的女人都一样。”莫妮卡写道,许多韩国女孩把所有零花钱都花在化妆品和衣服上。

到达西班牙几周后,莫妮卡找到了一份裁剪衣服的工作。幸运的是,莫妮卡回忆道:“我想成为一名歌手,但金日成告诉我,离开朝鲜后,我需要掌握一门技术,才能挣钱养活自己。”

[/s2/]“我的世界崩溃了”[S2/]

莫妮卡在朝鲜学到的东西与世界上大多数地方的小学生没什么不同。韩国孩子也读托尔斯泰和莎士比亚。"我们也读科幻作品,雨果,我特别喜欢《悲惨世界》!"莫妮卡写道。

在西班牙和美国生活了几年后,莫妮卡觉得朝鲜的普通教育相当扎实,她发现自己的地理知识比她认识的大多数美国人都要好。“在纽约,没有人知道赤道几内亚在哪里。有些人甚至认为西班牙在南美,朝鲜学生可以在地图上准确地指出这两个国家。”

韩国历史课的主要内容是世界通史,包括美国是如何建立的。朝鲜战争被视为头等大事,这段历史解释了朝鲜半岛的分裂和朝鲜人民的贫困生活。“我们的教育是,朝鲜仍处于安全威胁之下。”

离开朝鲜后,莫妮卡绝望地发现自己被历史欺骗了。

当莫妮卡听到西班牙朋友说朝鲜当年入侵韩国,坚持说韩国入侵朝鲜时,她感到非常好笑。“他告诉我我说错了,带我去图书馆给我看历史书。”

莫妮卡得知真相后震惊了。“我的世界崩溃了。我睡不着,一直哭。”

冷静下来后,莫妮卡想知道自己的知识系统还出了什么问题。“我们被教导美国人是多么邪恶和野蛮。当你从小听到它时,你会相信的。当我第一次见到美国人时,我很害怕。”

那时,莫妮卡正在北京探亲,迷路了。"我看见一个白人经过,问他是否会说英语。"莫妮卡告诉路透社,“他有美国口音。”我吓坏了,心想,‘上帝,这是一个美国人’。我的手心开始出汗,我转身就跑。他喊道‘嘿,停下!我不会再吃你了。"

在纽约,莫妮卡听到了类似的宣传。“布什总统称朝鲜是一个邪恶的国家,美国人不停地问我,我是如何在朝鲜生存下来的,为什么他们没有杀我。一个美国人甚至告诉我的韩国朋友要小心,因为我来自朝鲜。对我来说,这一切都是可悲和可笑的。”

这就是莫妮卡写自传的原因。“我想告诉朝鲜以外的人,朝鲜人也有快乐、悲伤和正常的生活,他们并不可怕。我知道韩国人在想什么,以及如何与他们交谈。他们创造了我。”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参考。若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18-2019 历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