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学网 - 专注中国历史,讲述中国历史朝代的那些人和事
热门搜索: 杂说历史 娱乐八卦 稗官野史 近代史 夏商周 后宫秘史 古代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民间故事 党史故事 成语故事 百家姓
您的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人物 > 「绞刑是怎么样的死法」史上唯一可能挽救大明朝的人:明末战略家王在晋

「绞刑是怎么样的死法」史上唯一可能挽救大明朝的人:明末战略家王在晋

时间:2020-07-28 13:15:34 编辑:中国历史
导读: 明朝末年,天降大灾,小冰期,北方干旱,大规模减产,引发了许多问题。边境纠纷也时有发生,后金王朝在辽东造反。这些都是明朝必须解决的问题。当然,众所周知,这些问题最终

明朝末年,天降大灾,小冰期,北方干旱,大规模减产,引发了许多问题。边境纠纷也时有发生,后金王朝在辽东造反。这些都是明朝必须解决的问题。当然,众所周知,这些问题最终没有得到解决,反而变得越来越严重,最终导致了明朝的灭亡。

以前关于明朝灭亡的说法很多,如崇祯、三率、李自成、后金等,都是错误的。最根本的问题是金融和战略。

所谓战略问题,主要是明朝在辽东战场的战略问题。

当时,明朝对辽东采取了长期的消费战略,即在关外修建大型建筑,在宁远和锦州修建城市,建立所谓的“关宁晋”防线,并从事所谓的“与辽人一起镇守辽土”,以保卫首都免受后金的威胁。

这一战略的领导者是孙承宗。以下是他对建立整个防线和战略的理解:

"[S2]"所以,为了方便辽人,就把它放在两个卫兵的二十七座城堡和三个研究所之间。据说,辽人保留了辽人的土地,养了辽人,使通关的准备稍微充分了一点,通关中的防御略有减少。如果你待在海关内,你将是肤浅的。如果你呆在宁远,山海将会被重新封闭,而申景将会在千里之外。今天,你也会尝到这种滋味。”

然而,这个策略是完全错误的!这个致命的错误导致了明朝的崩溃。

这个错误的根源是孙承宗对军事和经济一无所知。首先,我不懂军事。孙承宗的战略是军事上的常识性错误。

当时,要消灭后者,先决条件是在战场上能打败8金。这一条件最初没有得到满足。没有这个条件,集结更多的军队是没有意义的。这只是在防守,但孙承宗尖叫着攻击和战斗,他开始:

“大学生孙承宗的问题,奴隶并没有到达吴镇,而是在我烧死宁之前...我徒劳地看了部长的工作,记下了他的精神,所以每个人都在打仗,一切都在打仗。不要让你的脚在16英里之内,但要永远保持习俗。如果你不能战斗,你就不能保持它,但是你不能因为战争而失去它。你不能总是忘记战争。”

这时,孙承宗不能完全理解王在金为什么只保留山海关的战略,所以他很书生气,吵着要打,甚至“人人都在打,一切都在打”,但当时的情况是五万多败兵可以保留山海关。

后来,王在金被赶走后,孙大人叫嚣着要打仗,但他的军队始终没有减少,使人迷惑不解。

如果你想打架,你可以把它拔出来,一下子玩得开心。如果你想保持它,你必须根据长期持续的情况做好准备。有必要省钱,尽量减少日常开支。只有这样,本已要求很高的政府财政才有喘息的机会。这种呼吸有两种含义。一个是防止政府财政首先崩溃,另一个是保存实力以便一举消灭他们。

然而,孙承宗的做法恰恰相反。大规模扩军后,他不仅没有参战,而且还在两端下大力气建设和花钱,这肯定高得离谱,最终耗尽了明朝脆弱的财政。

以下是明朝官员对老孙子的总结:

李芦生说,“兵客给东西做了个演讲。从古代起,他多年不去陈石的领土,也不去敌人那里。他绝不是虚构的。超过100,000人坐在那里寻找食物并被困住了,而其他人则在站岗,而不是在一个进取的旅程中。为正确的地方而战,我怎么敢远离外面?然而,战争中有战术。简去世了,并借此机会庆祝这一事件。也就是说,如果有很大的花费,它可以被永远保存。守则包括遵守法律、在远处花钱、巩固营地、建造高楼和深潭、清理土地和积累山谷以等待会议召开。士兵不一定要很多,马也不一定要很多,它们可以永远存在。今天,有14万人口,年费是600万。虽然说只有敌人在寻求,事实上,百事可乐不会这样做。如果战斗是实实在在的,守卫是羞耻的,而虚拟的mi是弄巧成拙但不危险的。我所做的是在半夜徘徊,当我吃和浪费它。枢辅应该判断形势,了解对方,衡量自己。如果你能战斗,你可以使用战术,但你可以用规则来遵守法律。对于朝廷来说,巩固疆域,珍惜民生的物质资源,以实践为服务,以牧为先,不会发出恢复的假象,只会做出恢复的实事。士兵保卫人民。今虽与金、易有关,但于坚在宁之前,故有鱼不散、鸟不散之说,令人忧寇食之。首先,我们计划把觉华和寿山作为我们的眼睛。现在,我们应该把我们的肩膀扛在外面,但是我们的眼睛在中间,我们应该被其他人反击。依我拙见,山海不仅是通往神井的门户,而且棋重,所以我们必须首先增加规模,深化规模,回归形式,建立一个平台,建立一个基地,抓住其关键点,同时建立大量桥梁,控制其冲突。庶人的心是坚定的,敌人是开放的。也就是说,如果一个棋子有缺点,而且一点也不晃动,那么它就是一个完美老师的耳朵。如果你不能利用它,你就不能利用它,但是你不能利用它。你只使用莱拉作为你的前矛和山房子作为你的强大的基础。沐湛图的虚名和诱敌的真祸,会使大臣们大为恐惧。”[Xi宗55/5-6,《明代东北史志》(二),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

在这里,孙承宗把这件事看得太重了。这很清楚地表明,在没有战场胜利的前提下,陈冰已经在自己的边界上待了好几年,说他进攻但不敢去,说他防守而惭愧。这太复杂了。自古以来没有人这么有趣。

孙承宗的年度开支至少是五百万两。从1622年到1644年,辽东浪费了数亿银元,但最终的结果是后金经常到海关来抢劫,这与孙承宗“守宁远,山海已重,神京千里”的初衷完全相反:

于是与辽人,分在二卫三所二十七寨之间,用土耕种。据说,辽人保留了辽人的土地,养了辽人,使通关的准备稍微充分了一点,通关中的防御略有减少。如果你待在海关内,你将是肤浅的。如果你呆在宁远,山海将会被重新封闭,而申景将会在千里之外。今天,你也会尝到这种滋味。”

因此,可以认为,孙承宗在关外建立大规模军队的策略是彻底失败的。这次失败不仅是战术上的失败,也是可怕的战略失败。它失去了明朝最后的希望,数以亿计的白银白白地毁在这里,但这条防线根本没有达到设计者所承诺的作用。可以说,这是真正的古代版马其诺防线。

随着这条马其诺防线一年一年的吞噬,崇祯自然面临着一个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局面,虽然要付出一次又一次的代价,但依然无法弥补辽东的无底洞。

由于辽东用了太多的钱,朝廷不得不拆东墙补西墙,所以西北城镇的工资长期供不应求,这导致了后来士兵的大规模兵变,这导致了李自成。虽然李自成利用朝廷的财政崩溃得以入京,但他无法整合财政崩溃的局面,因此被后金所利用,最终演变成一场死亡悲剧。

在了解了孙承宗所犯的严重错误后,王在金的远见立即显露出来。

1622年,王在金作为一种经营策略来到辽东。他一到辽东,就采取了防御策略,加强山海关,减少各种开支,团结附近的蒙古部落,首先把山海关变成了一道屏障。

王在金之所以有这样的认识和措施,是因为他在辽东任职之前,负责整个辽东的军需工作,官职是“丞相、兵士、工辅”。在任职期间,他发现辽东吞噬了朝廷的大量财政收入,这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所以他决定一旦成为辽东的跑步者,就必须削减辽东的开支:

“晋代的跑步大王...多年来,辽繁荣了几亿几千人,以致四川酋犯了罪孽...皇帝想恢复廖佐的人民的国家,他必须从新的,他的裸粮和军事装备必须从新的运输,所以未来的资金不能赢。也就是说,保卫山脉和海洋,而建造城市、建造城堡、建造台湾、修理码头、屠杀军队、购买马匹、修整机器和处理机器都是昂贵的。如果你想加入西路军,年费尤其难以预测,这肯定超出了汉学家的能力。在你在燕的空余时间,陛下一定要严密检查国库。如果琼林的盈余积累起来,就很容易耗尽,一切都将由内院供应,由皇家赏赐等服务,所有这些都将有助于军队的繁荣。大臣也要量力而行,不要无所适从,避免掉尾巴的麻烦。”

此外,王在金也是军事专家,对军事与经济的关系非常了解。在人力和费用的使用上,他比孙承宗强多了。

孙承宗最著名的策略是所谓的“与辽人共守辽土”。现在看来,这是基于当地的材料,其中似乎有一些道理,但这是学者的观点,而这种策略永远不能解决辽东问题。

当时,在辽东作战有两种选择。一个是与从其他地方招募的外国士兵作战,另一个是与当地士兵作战。两者的区别在于,当地士兵只能守卫,不能攻击,而客队士兵却在攻击。

孙承宗集结数千兵力,摆出进攻的架势,但用“与辽人守辽土”的原则是自相矛盾的。士兵们最大的问题是屯田,这必然是分散的,但分散的自然不能聚集,从而造成随时被师包围的局面。因此,无论是宁远之战还是宁晋之战,明军在关外的互助一直没有成效,基本上是各走各的路。因此,他们处处被动挨打,他们不得不乞求其他军事城镇的支持。

当时辽东镇的开支超过了北方九镇的军费之和,但发动战争只是一个玩笑,还需要其他军事城镇的支持。

此外,士兵们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们可能在开垦土地后就地定居,一旦他们定居下来,就不可能要求这些士兵把他们的妻子、孩子、最小的孩子和锅碗瓢盆留在家里,去后金腹地探险,所以他们只能带着客兵进攻。

孙承宗的根本错误是把辽东的兵力扩大到十万人以上,但他提倡使用地方兵,这就开了刚才提到的玩笑。陈冰的10多万军队驻扎在边境上,几年来他一直害怕进攻,说他只是羞于做些防御。

王在金的策略是只保留少量兵力,只保留山海关一带,这样每年都有数百万银元被保存下来,这是积累和等待的机会。一旦时机成熟,大批客兵会突然加入,一举杀死后者的黄金。因此,王在金的策略是唯一能解决问题的,而孙承宗、袁崇焕的一套使辽人留在辽国土地上的东西是永远不能消灭后金的。

如果采用王在金的策略,就可以首先保证明朝的财政不会崩溃,而且不会像李自成那样引起兵变等问题,从而可以使国内大量地消亡,同时也可以积累力量,帮助司机解决辽东问题。

了解这些之后,我们会发现王在金实际上是当时唯一能够拯救明朝的人。如果他没有被孙承宗踢出局,继续在辽东当跑官,整个历史都将被改写。不幸的是,明朝运气不好,对孙承宗这样一个平庸的大臣非常贪婪。

当然,虽然王在金在天启王朝失去了治理辽东的地位,没有机会改变历史,但在崇祯初年,作为一名兵部尚书,他又有了一次解决辽东问题的机会。

崇祯年间,虽然辽东的形势已经很糟糕,明朝的财政严重枯竭,但如果政策能够及时调整,还是有一线希望的。此时,有两件事必须密切关注。一是做好朝鲜与吉镇附近蒙古部落的联络工作,支持东江镇,共同牵制后者的黄金。另一种是逐渐缩小辽东的防线,并停止修建大型建筑。

做好各方联络工作的首要任务是抵制后金谈判,因为一旦明朝和后金谈判和平,吉镇周边的蒙古部落和朝鲜肯定会受到很大的打击,因为他们总是站在明朝一边,与后金有很多摩擦,但是一旦明朝和后金谈判和平,他们自然不需要与后金保持敌对状态,明朝对后金的封锁将会彻底瓦解。一旦瓦解,它很可能被后金分裂。

然而,此时袁崇焕正在酝酿的几件事,却是大兴土木,与后者言归于好,并企图杀害对后者有很大抑制作用的东江连长毛。一旦完成这三件事,后金将被完全释放,可以随意攻击。

以下是袁崇焕的豪言壮语:

“今天恢复辽东的计划无非是说我用辽人来养辽土,用辽人来养辽人,养得赤手空拳,争取奇功,与雍为一方。法律不是同步的,但实际上它不是徒劳的”/s2/]

看看袁崇焕的说辞。在了解了“地方兵”和“客兵”的区别之后,你就会知道他仍在做同样的老一套,而他的这一套永远也解决不了辽东问题。当然,后来老袁调整了他的新说辞,说他用12万人来解决问题:

《大库史料》第15卷“巡视员”袁崇焕同意恢复东西...关宁的十二万是正面的,东江的二万多是奇怪的,屯门的一万二千是援助的,够当奴隶的。”

看这种说法是牵强附会和不负责任的。萨尔胡战役中有10多万明军,广宁战役中有15万明军。两场战斗都惨败。孙承宗时期虽有十万余人,但六合之败足以说明关宁军根本不堪一击(先头部队渡河埋伏,损失数百人,未渡河的后队一夜之间逃了数万人),老人(除了和他谈判,还有别的选择吗?(

听了他的策略后,我听说他答应在五年内解决辽东问题。许多大臣对此表示怀疑,并问他为什么要在五年内解决辽东问题。但老袁的回答令人惊讶。他说他会从东江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丁太学钱龙溪疏言,御史专杀毛所部尚书兼交通部长袁崇焕……七月崇焕追击,侍郎兼副侍郎等。,远远地看到宠桓的样子并不好,但当他退却时,他的意思是这个人怕大事,而当他召唤一对时,他看到宠桓在辽朝五年后掌管他的职责,而当他来访时,他敲敲他的身边,宠桓云:当他从东江出发时,龙文是可用的。

这种回答很奇怪。你不能用一生的时间来攻灭后金,但你说五年就能收复廖,这很奇怪。不过,老袁的算盘是谈判和平,因为一旦谈判成功,就没有必要进攻歼灭余金金了,而且他的压力也没了,但是东江镇绝对不同意谈判,因为东江镇是一个被余金金刀翻过身来的廖人,他们都想恢复自己的家乡,而且他们绝对不会容忍谈判,所以老袁必须解决东江镇的问题。

以前,据说老袁为了统一指挥,杀了毛龙文,接管了东江,统一行动,一举歼灭了东江黄金。在老袁的部署面前,这种说法似乎相当荒谬。老袁冠宁以12万为正,齐门以1万为援,东江仅用2万为“余”。仅仅因为指挥了两万余人就杀了毛龙文,是不是太夸张了?

如果只需要二万人,邓来的军队就必须服从。聚集两万人不是很容易吗?

一些人的大脑补充说,老袁必须得到东江镇的指挥,以便有效地攻击和歼灭后者金,现在他可以基本上闭嘴。首先,老袁不可能进攻(15万元是不可能解决的)。其次,邓来的海军很容易筹集到2万元。老袁并不缺这一号人。另外,他还没有打电报。邓赖对旅顺的指挥太遥远了。后来,他干脆把指挥权交给了毛,,而他的老袁却远离了。如果他发指令到旅顺,他怎么能指挥东江?因此,老袁只为和平而杀了毛龙文,最后被定为“切帅当求财”,他一点也不冤枉。

而一旦你和而不攻,建设就是成就的标杆,所以老袁自然要和而不攻,杀了毛,继续建设,但这是一种高层思想腐蚀了局势。

袁崇焕的计划一旦实施,必将给辽东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并造成不可想象的后果(的确,后来的黄金史无前例地冲击了首都)。

这时,王在晋正巧是兵部尚书。当然,他坚决反对和谈。袁崇焕派人去游说,但他碰了钉子,于是他聚集他的党羽去陷害王在金:

[/s2/]”比袁崇焕,作为监工,他担任了五年消灭奴隶的指挥官,并发誓发誓。知道奴隶不能被消灭后,他们是殷墟奴和,有官员和张一起去北京把钱告诉兵部。在业余时间,他会为他的士兵挺身而出,他不能知道更多。创桓传话给众将,要杀王公,说:“你若想为国效力,就要改变自己的兵士。王公偷偷告诉于,转身避开道路。然而,和于却很难通过合谋借用惠安的书信来为其服务。“。余桂冲欢表现得很自信”/s2/]

这是王在金自己写的一张字条,记录了他被袁崇焕及其党羽陷害的过程。王在金被解除兵部职务后,袁崇焕开始实施他的计划。

首先,老袁和皇太极经常通过书籍谈判和平。在谈判过程中,他突然决定自己去东江镇。到达东江后,他越权以私刑杀害了毛龙文。

与此同时,老约兰达开始修缮已经放弃的锦州,并继续实施孙承宗修建大型建筑的无用策略。

然而,当东江瘫痪,和平实现了一半时,后金突然发现这是一个机会。这时,朝鲜和集镇附近的蒙古部落已不再是明朝的中坚力量,因此周围的围堵已经削弱到几乎没有机会进攻的地步。于是皇太极进行了一次长途进攻,绕过了蓟城,突袭了都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就是著名的变化。

如果王在金没有被陷害,仍然担任兵部尚书,明王朝应该还有机会在崇祯初年逐步清理辽东残破的局面。不幸的是,王在金再次离职,没能挽救明朝。

那一年,岳明曾评论说,孙承宗是唯一能够改变明朝命运的人,这是对是错,因为他认为孙承宗能够挽救明朝,但因为孙承宗实际上是在伤害明朝,而王在金是当时唯一能够真正挽救明朝的人。不幸的是,他总是被孙和袁所困。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参考。若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18-2019 历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