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学网 - 专注中国历史,讲述中国历史朝代的那些人和事
热门搜索: 杂说历史 娱乐八卦 稗官野史 近代史 夏商周 后宫秘史 古代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民间故事 党史故事 成语故事 百家姓
您的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人物 > 「曹魏邺城」揭秘:清朝史上一个比胡雪岩“命好”的红顶商人

「曹魏邺城」揭秘:清朝史上一个比胡雪岩“命好”的红顶商人

时间:2020-07-28 15:04:53 编辑:中国历史
导读: 引言:和胡雪岩一样,政治是张弼士财富史上不可分割的两个词。这位传奇式的商人在与慈禧太后会面时享有“免跪”的特权,在他的大部分商业生涯中,他一直徘徊在政治的边缘,成为

引言:和胡雪岩一样,政治是张弼士财富史上不可分割的两个词。这位传奇式的商人在与慈禧太后会面时享有“免跪”的特权,在他的大部分商业生涯中,他一直徘徊在政治的边缘,成为了一名“红顶商人”。同时,唯一能和他相比的人是胡雪岩,大家都知道他比他大18岁,但张弼士比胡雪岩更成功。

在仕途上,从任命第一品广禄博士,到广汉铁路总公司和佛山铁路总公司,他的京色一个接一个,比胡雪岩还要红。张弼士是张裕酒的创造者,张裕酒的品牌至今不坏,这不仅有利于张弼士的商业人才,也有利于他仕途的“进化”。张弼士的仕途显然不同于“学而精”,而不同于胡雪岩。“商为上,官为下”从来都不是中国朝代的主流,但这主要是由于财政状况。晚清时期,政府官员腐败堕落,由于屡战屡败屡赔,财政严重吃紧,所以“商为上,官为吏”就是变相出卖官员。胡雪岩的仕途始于与湘党领袖左的交游,而的仕途始于与淮党领袖李鸿章的交游。当时,是“南洋首富”,李鸿章是“北洋大臣”,他们之间的“媒人”是英国清朝大臣龚。

1890年,龚奉命到欧美考察洋务,并通过南洋的槟城,与南洋首富探讨“富国之道”。我想知道他是否同时接受了“会议仪式”。总之,回国后,龚竭力向北洋大臣李鸿章推荐。主持洋务的李鸿章也十分欣赏的“富庶和军事战略”,所以他任命张为槟榔屿首任领事兼新加坡总领事。结果,张弼士成为中国第一个“海外红顶商人”。1894年张裕酿酒公司开业时,李鸿章的名字令人印象深刻,正厅亲自批准:“凡授予专利15年的,奉天、直隶、山东三省的中外商人15年内不得仿制,以免篡夺。”李鸿章亲自批准张裕公司的成立,这表明政商关系确实不同寻常。除了“礼物”,张弼士还靠什么迅速打动了正厅大人?

“善于处事”的李鸿章一眼就看出,张裕是一个耀眼的金字招牌,在当时的世人眼中是非常神秘的。专门经营“洋酒”的张裕公司一旦投入运营,其巨额投资和庞大的形象足以给“北方新政”打上一个闪亮的光环。所以,要特别照顾张自然。李。z和他的妻子变得非常热。李鸿章视张为家人。张弼士的侄子张承青是张裕的第一任总经理,他受到了特别的礼遇。他没等在门前,就去天津拜见了李鸿章。他戴着一顶青衣的小帽子,径直走进大厦。他像一个家庭成员一样说笑着,旁观者都很惊讶。

1897年,经李鸿章推荐,新加坡总领事张弼士参与筹建中国国际贸易银行,并出任该行董事。在李鸿章的支持下,这位“海外丹顶红商人”发家致富。由于北洋大臣的保护,张弼士在仕途上也有了好运。当然,“发送”和“捐赠”是不可或缺的先决条件。为了见慈禧太后,张弼士出价302,000银元。太后看到这位商人做出了非同寻常的举动,而且公章也很坦白。她先是奖励了一位部长助理,然后给第一个产品戴上了礼帽,补充了太仆寺正清,然后又增加了一位商务部长到外地考察业务。

高层领导的"买账"使张的仕途之路如火如荼,他被封为爵士的事屡见不鲜。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三次召见他。对于普通商人来说,这是充满野心的。然而,张与大陆红顶商人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拿钱买喜欢他的人,不仅是为了寻求更大的商业利益,也是为了有政治抱负。张弼士在中国摸索多年,已经培养了一双雪亮的眼睛:如果他想成就一项伟大的事业,没有朝廷的帮助,他只能是纸上谈兵。然而,与此同时,他知道这样一个腐败的政府不能长期依赖,他的职业道路应该改变。

正是“铁路国有”事件促使他与清廷彻底决裂。1911年,清政府宣布“铁路国有政策”,经营铁路的商人一夜之间变成了贫困的丁白。张弼士不断向法院提起诉讼,称国有铁路不合适,但没有被采纳。结果,张弼士被清廷的饕餮之夜彻底唤醒,看透了清廷的腐败贪婪本质,转而支持孙中山的政治暴力革命。

当清政府即将垮台时,他明智地选择了一个新的政治力量来支持他的儿子张铁军参加同盟会,并建议南洋的所有企业都应该大力支持活跃在海外的革命者。回国后,他通过胡秘密帮助孙中山筹集了30.2万银元作为活动经费。武昌起义爆发后,张弼士自愿成为革命的“财务官”,革命正处于紧要关头。张弼士以南洋中华总商会的名义,动员群众捐钱,并以自己的名义捐了一大笔钱。辛亥革命后,张弼士继续担任革命的“财政官”,并出资7万元资助福建人民军...

对政治的清晰理解为张弼士带来了更长的政治生涯:民国时期,张弼士先后担任总统办公室顾问、立法会议员、参议院议员、中华全国商会联合会主席、南洋傅玄使节,这是王朝更迭时代的一个独特奇迹。当胡雪岩在1885年悲惨地结束了他的生命时,张弼士正站在他事业的巅峰,而当张弼士在1916年去世时,他享受到了与胡雪岩截然不同的待遇:当他的精神支点从巴城经过新加波和香港时,英国和荷兰殖民政府哀悼国旗的下半部分,而总督则前去致敬;从汕头到汉江,海峡两岸的人们都举行祭祀仪式,敬酒;中华民国临时总统孙中山先生得知这一噩耗后,仍派特别代表送上挽联,封好棺木,称赞为“怪英雄”——“怪英雄得人心,长生不老。”作为一个红顶商人,为什么张弼士的结局比胡雪岩好得多?

除了张弼士以海外为发展基地之外,这是因为他和胡雪岩在成长、教育和生活的环境上完全不同。张弼士长期以来一直受到国外多元意识形态和文化的影响,振兴工业,繁荣国家。显然,它的内容并不是完全忠于清朝的封建统治,也不是简单地复兴汉朝,而是希望整个民族富强起来。因此,与当代保守的商人胡雪岩相比,张弼士不仅思想特别开放,而且在质的方面具有进步性和清醒性。死亡前的荣耀,死亡后的悲伤和荣耀。张弼士成功地从一个“传统商人”转变为一个“现代商人”,明智地躲过了暴食制度下的逆向淘汰,是一个独特的红顶商人。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参考。若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18-2019 历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