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学网 - 专注中国历史,讲述中国历史朝代的那些人和事
热门搜索: 杂说历史 娱乐八卦 稗官野史 近代史 夏商周 后宫秘史 古代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民间故事 党史故事 成语故事 百家姓
您的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人物 > 「四维是什么」揭秘:宋朝历史上无能宋徽宗凭何稳坐皇位25年?

「四维是什么」揭秘:宋朝历史上无能宋徽宗凭何稳坐皇位25年?

时间:2020-07-28 15:06:17 编辑:中国历史
导读: 引言: 众所周知,秦晖首倡的“靖康之难”将“中原之外的战史”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懦弱”的高度。在东京保卫战时,敌兵还没有到达很高的位置,金兵大将韩综发出最后通牒,

引言:众所周知,秦晖首倡的“靖康之难”将“中原之外的战史”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懦弱”的高度。在东京保卫战时,敌兵还没有到达很高的位置,金兵大将韩综发出最后通牒,宋钦宗及时回信说:“一个一个听命令。”金兵围攻东京,宋钦宗下令不要得罪金兵,一名霹雳机枪手开枪后被击毙。保卫东京是一场持久战的机会。然而,可怜的父子俩出丑了,经常乞求怜悯,讲和,这极大地增强了郊狼的信心,一半吓唬,一半使用武力,在震惊和敬畏的状态下,他们探索了东京市。

北宋著名的“亡国皇帝的父子”秦晖,在中国从来没有失去过“九五”的尊重。当他们到达敌人的营地时,他们被其他人强迫,他们的膝盖自动弯下,称自己为“有罪的部长”,并主动向敌人下跪...历史悲叹这种国耻,却忽略了一个如此深刻的问题——为什么伟大的宋朝有如此胆小的父子皇帝?尤其是画家兼皇帝宋徽宗·赵霁,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但他已经在位25年了。皇帝的宝座就像粘在他的屁股上。为什么它如此“安全”和“稳定”?

世人称赞北宋“宽厚仁慈”,不杀“言而有信”的知识分子,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北宋是皇权最集中的朝代之一,比后来废除宰相的明朝还要糟糕。宋代的组织制度,从中央到地方,完全实行了“一元制”的“垂直管理”。皇帝不仅直接控制军队,还直接参与地方司法工作,任命官员处理地方监狱诉讼;这一整套“垂直管理”使得决策权高度集中在皇帝一人手中。由于宋朝皇帝的权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北宋人不得不寻找解决办法来调查和处理猪。

这是一个官方的历史记录——在宋太宗,有一个“京基敏慧敲鼓,起诉奴隶失去海豚,并给予数千美元来支付它。”首都的一个居民向皇帝抱怨说,他的奴隶因为敲了鼓而丢了一只母猪,所以宋太宗命令给他几千块钱作为补偿。直接向皇帝报告一头猪可能是中国人的最高境界。在每一个细节上,即使把母猪扔给皇帝,难道皇帝不厌烦吗?大宋皇帝喜欢这样。他没有感到无聊,而是认为这是“皇帝应该做的”。为此,宋太宗还在《触摸中国》中说:“告诉我这些细节太荒谬了。”然而,如果你把这颗心推向世界,你可能是无辜的。”

宋太宗的意思是,找我这个皇帝来解决这样的事情似乎很可笑,但是,这样一来,让全世界的人民都知道这样的直接诉讼渠道,也就不会有无法解决的冤屈在人民中得到解决。这听起来很感人,但它掩盖了一个严重的问题:皇帝掌管一切,朝臣手中没有实权。他们还能做什么?“垂直管理”日益决定了国家的未来是由皇帝的素质决定的。一个好的皇帝也可能有好的大臣。例如,北宋初期,毛、唐太宗、仁宗、真宗、等也产生了著名的圣贤赵普、寇准、王安石等。然而,如果皇帝昏庸,大臣就不能再生优良品种,而大臣又教皇帝好好学习“缓冲”/“坏王上台后,北宋的官员只有一件事可做:拍马屁。这是官员们在皇权高度集中的宋朝所能想象的唯一“发展空室”。

看看宋徽宗周围的“名人”。从蔡京到高秋到童贯,他们要么是文化流氓、街头混混,要么是身心残疾的残疾人。与其说他们是国家的大臣,不如说他们是皇帝的玩伴和马仔。我做梦也想不到这样的坏蛋居然找到了国家部长的职位。哪里有更大的“雄心”和追求“九五”的尊重?在宋徽宗执政的25年里,他任命了12位总理,从曾布到王符,没有一个可以称得上是圣人,他们都是“文化流氓”。他们的最高理想是做一个被主人“提升”的奴隶。这样的红人最终只能有奴隶的命运。例如,在蔡京,当主人发生变化时,他就失去了权力,而一个“太史公”的大小也无法打败乳臭未干的宋钦宗。

宋钦宗和宋徽宗在国内外的无能是一样的,但他们的勇气在国内外是不同的。从外部看,他们软弱无能,但从内部看,他们无能但并不软弱。就连女婿也在魏即位后大胆地杀了他,先是用无用的蔡京来操作和祭祀大旗。宋钦宗不顾宋徽宗的反对,把蔡京贬到岭南。从蔡京来的一路上,沿途的商人和百姓不卖蔡京一粒、一滴油或一盘菜。前皇帝的第一个红人在分发途中饿死了。

蔡京是宋徽宗的第一宠,但皇帝的儿子动了一点手指,就会杀了他。由此可以看出,宋人的最爱是在什么位置。充其量,他们是皇帝的宠物,“强有力的官员”的概念只是名义上的。除了和他们的主人玩“优雅而泥泞”的游戏外,他们还在主人面前表演“吹、拉、玩、唱”。“日本和陛下一起游泳和玩耍”,像一个玩家一样哄得皇帝高兴,赢得了皇帝的宠爱。在当时的武将中,虽然宗泽的李纲德高望重,但宗泽和李纲只是在宋代枢密院军事体制下的军队中起到了“临时代办”的作用。他们中的一个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另一个则反对儒家思想,这使得“三股势力”很难对任何事情做出回应。就像岳飞后来的困难一样。朱仙镇的伟大胜利是由八路军取得的。韩世忠、刘启、张军领路,岳家军只是其中一个。小朝廷皇帝下了一道命令,四路军撤退了三条路,只留下岳飞一人。如果四路军都被岳飞所牵制,那就不一定是后来的“半途而废”。然而,当宋朝皇帝被杀时,他们不会给将军这样的权力。

因此,武将被半弃,文官成了弄臣,成为宋廷的常态。宋朝的大臣在皇帝面前太谦虚了。这些“票友聚会”和“粉丝团体”有时甚至连他们的主人都为他们脸红。正如宋徽宗所说:“今天的文人是无耻的。事实上,这些马屁精当然有他们自己的道德修养问题,但“一元制”和“垂到底”的皇权管理是最强有力的催化剂。在一群群母狗的包围下,宋徽宗自然不担心被篡夺。不难想象,宋徽宗的王位可以在没有外来侵略的情况下继续完成,直到他去世,而他儿子的继承也将顺利进行。

然而,有一个折衷,这在国内是可以容忍的,但在国外却不行。草原上的外敌找到了他的头,而不担心“内乱”的宋朝皇帝,最担心和害怕的是“夷狄之乱”——这是宋朝皇帝的报应。不受“垂直管理”约束的易迪,根本不习惯于宋朝皇帝的无能,而只会用他的无能去征服它。没有价值的东西往往是无用的和脆弱的,没有竞争对手并不意味着没有外国的天敌。大臣和婊子养的皇帝,一个在国内,一个在国外,已经逐渐成为中国历史上“内忧外患”的普遍标志之一。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参考。若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18-2019 历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