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学网 - 专注中国历史,讲述中国历史朝代的那些人和事
热门搜索: 杂说历史 娱乐八卦 稗官野史 近代史 夏商周 后宫秘史 古代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民间故事 党史故事 成语故事 百家姓
您的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人物 > 「病毒感染的症状」刀劈伪上海市长傅筱庵:一介厨子也可以为国锄奸

「病毒感染的症状」刀劈伪上海市长傅筱庵:一介厨子也可以为国锄奸

时间:2020-07-28 15:12:18 编辑:中国历史
导读: 从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到1945年抗日战争的胜利,中日两国不仅在正面战场和游击战领域展开了对抗,而且在极其秘密的间谍战线上展开了殊死的斗争。 1940年10月11日。上海。 卖报纸

从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到1945年抗日战争的胜利,中日两国不仅在正面战场和游击战领域展开了对抗,而且在极其秘密的间谍战线上展开了殊死的斗争。

1940年10月11日。上海。

卖报纸的小贩在街上跑来跑去,喊着“额外”。居民和行人争相购买。

在“额外”上印有:

“今天早上,南京政府上海市市长傅筱庵在虹口区斯科托路的私人住宅被杀害。伏躺在床上,头被砍了几下,血沾在锦被上,枕头边有把猛刀。据报道,当局正在调查和逮捕凶手。”

傅筱庵是上海最熟悉的人。在北伐期间,他向献殷勤,并准备了中国银行的金币,以“捐”给孙200万元的军费。北伐军到达上海后,他被通缉并逃到大连,躲藏了4年。直到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前夕,蒋介石才撤回他的通缉令,所以他回到上海。抗日战争后不久,上海沦陷,傅筱庵与日本政客和浪人勾搭上了。1939年10月10日,他叛逃并成为伪“上海特殊城市”的市长。

当傅筱庵突然被杀的时候,日本军队正在狂奔,租界当局也很匆忙。火车站、码头甚至主要交通路线都实施特别戒严。许多无辜的人被抓到在巡逻室,在街上交谈和投机。

到底出了什么事?必须从头开始。

[/s2/]一只野狗扑向他,得到了一把飞刀;恩人朱生元成了他的保镖

傅筱庵被蒋介石通缉,无法在上海站稳脚跟,逃到大连,在日军的保护下隐居起来。一天,当他走在路上时,突然,一只野狗出现在他面前,对着他吠叫。傅筱庵惊慌失措,大声呼救。正在危急关头,突然野狗一声尖叫,倒在地上。傅筱庵弯下腰,看见一把锋利的刀砍在一只野狗的头上。他脱下刀,正在研究它。这时,一个年轻人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有一张方脸,浓眉大眼,体格健壮。他对傅筱庵说:“先生,这把刀是我的。”请还给我!”傅筱庵很感激救了自己。他把刀递给他,问他的名字、年龄和职业。该男子称,他叫朱胜元,29岁,出生于山东,父母双亡。他依靠叔叔在船上帮忙做饭。

傅筱庵说:“你擅长杀狗!”

朱胜元笑着说:“我是从一个杂耍艺人那里学来的飞刀。”主人姓王,所以人们叫他‘飞刀王’。我在外面杀狗,只要我飞刀,我就打一百枪。”

傅筱庵一听心动了。他想,我在外面。如果有朱胜元这样的人在身边,就像有保镖一样。于是他问:“如果你在船上做饭,你会做配菜吗?”朱胜元笑着说:“我们的船在上海开,而且大部分乘客都是南方人。因此,我也学会了做南方菜,既可以做苏联菜,也可以做南京菜。”

傅筱庵听了大喜,对朱升说:“我是招商局的局长,我们招商局有很多船。现在我暂时住在大连,我缺一个厨师。我想知道你是否会来我家做事。看到傅筱庵非常时尚,朱升想成为一个大老板。如果他被要求做事,他的生活条件肯定会比在船上做饭好。因此,他很愿意回答:“我很高兴我丈夫会利用我。”在回答你之前,让我回去和我叔叔讨论一下。"

后来朱生元进了傅家,这使傅筱庵很高兴。

重庆向他求爱,并密谋刺杀王。他表面上答应了,暗地里却告诉了日本人

1938年秋天,汪精卫从香港来到南京,建立了一个傀儡政府。后来,由于与日本人的关系,傅筱庵被任命为“上海特殊城市”的市长,并于1939年10月10日出现在《黑色粉红》(BLACKPINK)。

多年来,朱生元追随傅筱庵,始终忠于傅筱庵。当他知道傅筱庵要当“上海市长”时,他认为他的主人打错算盘了,于是他坦率地对傅筱庵说,劝他不要当“市长”。几次的建议,傅筱庵半句也不会听。

一天,傅筱庵从上海特区政府回到大宅,朱胜元向他报告说:“先生,刚才徐经理来看您了。他说:“请你明天在家等着,和你商量一件重要的事。”

这个许,名叫许,跟有着很好的交情。他是吴庚姝父亲的朋友,国民党军务局书记。自从汪精卫叛逃后,蒋介石多次试图杀害王。汪精卫在南京建立傀儡政府后,江甚至命令戴笠设法杀死王。戴笠觉得无从下手,便向蒋建议,等汪精卫到了上海,就用引诱他,把他杀死。经蒋介石同意,戴笠派吴庚枢等人到上海策划刺杀王。吴庚姝请其父兼好友许出面撮合。许是专程来访问的。

第二天晚上,许果然来了。

听了许的话,不停地摇头。他嘴里结结巴巴地说:“这个...这...这东西不好,我的生命很难保护!”

许对说:“我什么也没看见。问题是要保持手脚干净,不留痕迹。活动结束后,你们为重庆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如果将来有一天,你不会受苦。”

听了许田敏的陈述后,沉思了一会儿,答道:“既然许兄这么说,那就说得通了。兄弟们非常有效。”

许与通了几次电报,把吴庚枢带到府中与会合,商议引诱汪精卫上海滩行刺的计划。吴庚姝一离开,傅筱庵就把吴庚姝在上海的一切活动都告诉了日本顾问。

汪精卫上海代理总部逮捕了许。于是,吴庚姝也被抓了。吴庚姝带了几个军官到上海,他们被逮捕,逃了又逃,一个杀死王的阴谋突然破灭了。

富大厦附近最近新开了一家庄院楼餐厅,热情的老板成了朱胜元的好朋友,他从不背弃朱胜元。朱生元和他的主人痛哭流涕。

当戴笠收到上海的报告时,他非常沮丧。他不得不向蒋介石报告这件事。蒋介石听了,砰地一声关上箱子,说:“哼!傅筱庵很残忍!雨农,你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先把这只狗给我宰了!”

戴笠派了一个得力干将陈恭澍从重庆经香港到上海,接任上海地区的负责人,要求他先设法杀死傅筱庵。陈恭澍说他会尽力去做。他到达上海后,第一步是彻底了解傅筱庵的日常生活和防御情况,他认为要想顺利杀死傅筱庵,他必须从内部着手。然后他注意到朱生元,一个跟随傅筱庵多年的亲信。

1940年夏天,在虹口师高坨路尽头的傅筱庵大厦不远的地方,一家新餐馆——状元楼开张了。店主姓杜明茂,四十多岁,穿着很时髦。

一天,朱生元在大宅里无聊,于是他去马路上散步。当他看到新开的酒店时,他被葡萄酒的味道所吸引。店主杜茂瞥了他一眼,笑着说:“兄弟,商店刚刚开门。在里面尝尝我们的食物和酒怎么样?”

朱胜元在状元楼喝了一次酒后非常欣慰。傅筱庵在京期间,每天晚上都要去状元楼和杜茂喝一杯,聊聊天。一天,杜茂告诉他,一个山东马戏团最近来到了一个类似的剧院。我听说有一个叫“飞刀美女”的节目,非常惊险。

朱生元听说是山东来的马戏,还有一个飞刀表演,就说:“山东是我的家乡。”我的一个主人会飞刀。哦,杜老板,我们去看看怎么样?”

杜茂说:“好!很好!

酒罢,两人一起到不远处的国光剧院去看马戏表演。

舞台上,一男一女走了出来。这个人年纪大了,头发略显灰白,额头布满皱纹,外表整洁。他是一个饱经沧桑的江湖老艺人。朱胜元看着下面,忍不住跳了起来:“啊!那是主人!”他用手捅了捅旁边座位上的杜茂,对他说:“我的主人!”杜茂张开嘴说:“啊!”

演出结束后,朱生元带着杜茂去后台迎接师父。老师和学生相遇,彼此含泪相拥。他们已经分开很多年了,一旦他们再次见面,有很多要谈的。杜茂说:“这里不是长谈的地方。你该吃晚饭了。我来主持。我们去我店里边吃边谈吧。”

几个人走进庄园楼,杜茂去摆酒菜,四个人边吃边聊。朱胜元问起了他的家乡朱家村。

“日本鬼子来了,扫杀了十几个人,烧了村里的房子,抓了七八个年轻女人,我听说她们在济南的‘皇军慰安所’。”

“我的叔叔们好吗?”

“死了,被东洋鬼子用刺刀刺死了:你表哥也被东洋鬼子俘虏了;你姑姑上吊自杀。”

“啊!”朱胜元一听,血管立刻突刺出粗隆。他一拍桌子,就说:“东洋红佬,我,朱胜元,与你无关!”

朱胜元一口气喝下一大堆酒瓶,猛地放下酒瓶,一头埋在桌子上,放声大哭。

“飞刀王”说,“朱胜元,你为什么不觉得自己像个绅士?林冲被逼上梁山时,他没有哭,说“人有泪不轻弹”,多么豪爽啊!”

这句话非常有效。朱胜元停止了哭泣,擦了擦眼睛,抬起头来。他对“飞刀王”说:“师父,我不该和傅筱庵在一起,他是个大叛徒。”为卖国贼工作就是为日本人工作。我还是一个人吗?师父,我跟你去。”

杜茂在一旁说:“朱师傅,我佩服你的爱国精神。但是如果一个人想爱国并为国家服务,那么机会无处不在。三国时的徐庶被迫投曹操的票,曹操“在曹颖,在汉朝”,对刘备帮助很大。你在傅筱庵身边,我想一定有机会报效国家。”

朱胜元跳起来,拉着杜茂的手说:“好!杜兄,你更足智多谋。我是个乡下人,需要你的忠告。”

日本顾问深夜闯入女佣吴妈的房间进行性暴力;朱胜元赶走了好色之徒,但遭到了伪市长的斥责

傅家有三个女仆,其中两个住在一个房间里,而吴妈,将近30岁,一个人住在一个房间里,因为她是一个由妻子带过来的关系密切的阿姨,地位较高。

贾妃,四十出头,被日本人派到傅筱庵当顾问。他是一个住在上海的浪人,非常有魅力。作为的顾问,他经常出入傅家。

初秋,傅筱庵和贾菲在烟雾弥漫的房间里聊了一会儿。临近午夜,傅筱庵命令朱生元准备晚饭。他和贾菲喝了一会儿酒,然后去楼上妻子的房间休息,把贾菲留在吸烟室。贾妃有点醉了,不想睡觉。他漫步到后院。这时,做粗活的两个女仆已经关灯睡觉了。吴妈等傅筱庵上楼后才下楼。就在贾妃经过的时候,这个浪人在喝醉的时候瞥见了美丽,这让他觉得更有趣。他把她当作的顾问,认为跟一个小傅的女仆玩应该没问题。于是他径直走进吴妈的房间。

吴妈认识日本顾问贾飞。当我看到他进来时,我很惊讶,但我不会感到尴尬;礼貌地打招呼,说:“顾问先生,你还这么晚还没睡吗?”贾妃笑着说:“我睡不着,能陪你吗?”吴妈是个聪明人。当一个人知道他的意图是不好的,他脸红了,说:“顾问先生,你有一些尊重。市长刚刚睡着。他知道这件事不太好。”贾妃嘻皮笑脸地说道,“我怕市长!他还是怕我,没关系的。”说着,便伸手搂着吴妈的脖子亲吻起来。吴妈很聪明,很努力。谢斐跌跌撞撞地和吴妈冲出了房间。

逃到哪里去了?她想也许朱升还在厨房收拾东西,所以她直接跑到厨房。贾菲紧随其后。

吴妈跑进厨房,但当她看到朱胜元在喝酒时,她正准备吃完零食上床睡觉。救星来了,吴妈慌慌张张地喊:“朱师傅,救命!”朱胜元马上放下杯子,问道:“吴妈,发生什么事了?”吴一时张口结舌。这时,贾妃已经接住了,一把抓住吴妈说:“跟我来。”

朱生元看到了,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站起来,停下来说,“顾问先生,你怎么能拉一个女人?”贾妃转过脸来说:“不用担心!”朱生元冷笑着说:“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它!”说着,用力一推,谢斐一个踉跄,但随即站稳,转身扑向朱升。这时,朱胜元已经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了一把菜刀,说道:“你想欺负我们中国人吗?过来,我要杀了你!”贾菲看见了,一半的酒醒了。他通常从傅筱庵口中知道朱胜元有本事,如果他真的用手里的菜刀把它砍了,他不会放弃自己的生命。这时,他的威望已荡然无存,只好狠狠地看了朱胜元和吴妈一眼,说:“等等,看我的力量!”径自转身走回吸烟室。

朱胜元安慰吴妈,把她送回房间。他对吴妈说,“你就放心睡吧。今晚我会在你家门口保护你。我不敢再来了。”

第二天,朱胜元和吴妈分别向傅筱庵夫妇汇报了此事。傅筱庵把朱胜元叫到一边,骂了他一句,“你怎么这么好管闲事?一个女佣,一个日本顾问想让他玩,何必跟他过不去!”他还说,“以后再也不要这样对日本人了。这次,我要对他说几句好话。”

朱胜元听到傅筱庵这么说,气得鼻孔冒烟。

吴妈出去把风,朱胜元拿起菜刀,朝伪市长砍去

风暴发生后的第二天,朱生元和杜茂离开了上海,因为“飞刀王”马戏团和国光剧院的合同已经到期。他们在状元楼准备了丰盛的宴席,并约好了“飞刀王”的父女晚上见面道别。

喝了三杯后,朱胜元从怀里掏出一叠钞票递给“飞刀王”,说道:“师父,您在江湖上跑来跑去,您的弟子们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拿着这些钱去买些吃的吧!”他拧开手上的表,递给珠儿,说:“姐姐,这是你要记住的。”“飞刀王”说,“图尔,你很少有这种意图。我拿走了。但是我还有很多话要对你说。今天在这里,杜歌不是外人,我要直接说出来!”

朱生元和杜茂都说:“师父,你要什么就告诉我吧。”

“飞刀之王”。原来,山东失陷后,他们的马戏团迁到了苏北,被新四军吸收,成为了一个艺术团。这次来上海,我承担了联系在上海地下工作的同志的任务。

“飞刀王”说,“图尔,你是个热血男人。我知道你在傅筱庵工作时偶然遇到的。因为他总是对你很好,所以你对他很忠诚。但你最近学到了一些爱国的真理,我看到你现在恨他。”

朱胜元说:“我不仅恨这个畜生,而且还真想杀了他!”然后,我告诉了昨晚的一切。最后,我甚至说,“无耻!无耻!”

杜茂听了师生对话,插话道:“我不知道王师傅来上海演出有这么大的任务,他太失礼了!不敬!”说着,叹了口气:“我也有仇恨,一直没有报道。”

朱胜元大吃一惊,急切地问:“哥哥,你有什么仇要报?”

杜茂说:“这件事你知道一点。”遂令许调动诱杀汪精卫,汪精卫被出卖,献出生命。杜茂说:“许田敏也是我的结拜兄弟。傅筱庵是个贼,我的仇恨很难消除。”

朱胜元听了,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哥哥,依你看,我该怎么办?”

杜茂说:“我要杀了他。我想知道我哥哥是否愿意帮忙?”

四个人讨论了很久。决定10月10日深夜开始工作。杜茂充当了回应。杜茂说:“三北公司经常有满载大米的船只驶往宁波。他对虞洽卿很熟悉,所以他去商量了一下,让他在11日一早派一艘船去宁波。当我们完成工作后,我们上了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开走了。上海人早上起床很晚。当傅家发现时,一定是九点以后,那时我们已经在海里了。

一切都浮现在脑海里,四个人一直喝到半夜。朱生元和杜茂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飞刀王”,他们父女将在黎明时分离开上海前往苏北。

1940年10月10日,伪上海市政府实际上庆祝了国庆节,并庆祝了傅筱庵被任命为上海市市长一周年。傅筱庵参加了庆祝活动,并花了一整天忙于社交。他在日本军部的晚宴上直到半夜才回来,独自一人在楼下的卧室里睡觉。他告诉朱胜元明天晚些时候起床,所有的客人都应该拒绝。别吵醒他。朱胜元立即把这个消息发给外面的警卫。

自从朱胜元救了吴妈,吴妈一直很感激。晚上朱胜元还在厨房为傅筱庵服务的时候,她总是借口陪朱胜元去厨房,用不同的方式谈论事情。那天晚上,朱胜元很沮丧,因为他要做一些事情。一丝不苟的吴妈看到了他,反复询问他在想什么。朱胜元知道吴妈善良、诚实、可靠,就悄悄告诉她要杀傅筱庵的事,说:“从明天起,我们就分开了。”我不知道吴妈听了没有,坚决地说:“怎么能说有区别呢?”我会和你一起走,永不分离!"

朱胜元吓了一跳。他用眼睛深深地注视着这个苏州女人。我没想到她有这么大的勇气和深厚的感情。过了一会儿,他伸出他那只粗壮的手,和吴妈那只纤弱的手握在一起,说:“这太危险了!如果你不能逃脱,你将被东方人抓住,你将不得不放弃你的生命!”

吴妈坚定地说,“你怕什么?我讨厌东方红人和这些叛徒。我一定会和你一起去。我在你身边什么都不怕。”

两个人是团结的。朱胜元让吴妈把要连夜带走的东西打包,放一个小盒子进去。他们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稍微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很快就清醒了。

早上6点,朱胜元穿上工作服准备做饭,选了一把锋刃锋利的菜刀,藏在袖子里。看到吴妈也出来了。两人走到傅筱庵卧室外面。这时,傅宅上下都在睡觉,没有人安静。朱胜元告诉吴妈要看好外面。他用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傅筱庵在床上睡得很香。朱胜元轻轻地走到床前,看到傅筱庵睡得很香,他的头和脖子完全暴露在被子里,就下手了,并立即举起刀子,猛砍了一下。连续三刀之后,傅筱庵赚了一笔钱,然后停了下来。朱胜元看到自己成功了,脱下沾满鲜血的工作服,擦了擦手上的血,转身离开了。结束后,锁上门,不要被发现。吴妈平静地问:“成功了吗?”朱胜元点点头。两个人去了吴妈的房间,拿走了盒子。吴妈很小心,又检查了朱胜元的全身。直到那时,他们两个才走出大门。门口有两个保安在值班,朱胜元对他们说:“市长今天要请客人,让我早上去市场上挑些活乌龟。吴妈请了太太回家,送了她一程。”警卫因为两个人一个是傅筱庵的亲信,一个是妻子房阿姨,不要怀疑还有其他的,不问,就让他们去吧。

杜茂已经雇了一辆出租车在路上等候,当他看到两个人时,他叫上车。公共汽车直奔杨树浦三北轮船码头,三个人登上了虞洽卿的米船,准备带着意大利商船旗驶往宁波。吹了几声口哨后,船驶出了吴淞口,直飞宁波。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参考。若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18-2019 历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