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学网 - 专注中国历史,讲述中国历史朝代的那些人和事
热门搜索: 杂说历史 娱乐八卦 稗官野史 近代史 夏商周 后宫秘史 古代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民间故事 党史故事 成语故事 百家姓
您的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人物 > 「白骨精前世遭遇了什么」绝代红颜:唐朝历史上的三大绯闻缠身的极品才女

「白骨精前世遭遇了什么」绝代红颜:唐朝历史上的三大绯闻缠身的极品才女

时间:2020-07-28 17:29:27 编辑:中国历史
导读: 引言: 八卦指的是桃色新闻,现在通常指的是影视圈里的影视明星和周围的异性或同性之间的情色故事。在古代盛唐时期,文艺界、娱乐圈里所有如花似玉的才子,都被八卦所缠绕,被

引言:八卦指的是桃色新闻,现在通常指的是影视圈里的影视明星和周围的异性或同性之间的情色故事。在古代盛唐时期,文艺界、娱乐圈里所有如花似玉的才子,都被八卦所缠绕,被各种“八卦门”所困。那么,为什么大唐最有才华的女人会如此八卦呢?

唐代无疑是中国古代最开放的时代,也是文艺界和娱乐界最张扬的色情时代。因此,唐代才女大多是个性豪放、感情奔放的女性。她们容貌姣好,胸襟坦荡,敢于“迎着四面八方的风”、“向四面八方敞开”,敢于想象和决策,对生活充满无限激情。尤其在开放的性生活方面,表现了唐代才女与其他朝代才女的不同风情。他们不想要钱来快乐,他们有很多情人在床上。流言蜚语每天都有,而且在下雨天它们可以来来去去。哪一代有才华的女性可以和她们相比?他们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开放时代,他们的才能需要释放,他们的情感更需要释放。

唐朝是中国古代性观念最开放的时代,因为它受到北方胡族皇族血统的影响。所谓的“肮脏的唐”也隐含着唐朝以前的性自由,这是空不顾法律法规的表现。皇室的性开放不可避免地导致了社会的性开放,而男性的性开放导致了女性的性开放。唐代的才女也迫切需要融入全民开放的社会生活,一旦她们心中的情感和才华释放出来,那些男人就会突然感到惭愧。在整个唐朝,有三种类型的才女被流言所困扰:

第一种类型是“非自愿地生活在河流和湖泊中”。这类才女在唐代最典型的代表是薛涛。

薛涛,美丽的外表,优雅的魅力,有“林下风”之美。薛涛很小就很聪明,八九岁就知道这首曲子。一天,当她父亲坐在院子里,看到院子里的那棵高高的梧桐时,他不禁恍然大悟:“院子里除了一棵古老的梧桐,耸入云端。”坐在旁边的薛涛马上回答说:“鱼竿迎着南北的鸟儿,树叶随风飘动。”听了父亲的羞辱,薛涛的思维敏捷可见一斑。然而,因为她早年失去了父亲,与母亲相依为命,她的生活极其艰难。十六岁时,她有了爱的心情。然而,由于生计所迫,薛涛不得不走进歌厅,成为当时著名的青楼女诗人。

当时是大唐盛世,诗歌大量涌现。尽管许多留胡子的男人占据了主导地位,但一旦女诗人脱颖而出,她们立刻就超越了留胡子男人的才华。薛涛是诗坛最有才华的女性之一。他一进妓院,就控制不住自己。薛涛“迎着四面八方的风”和“向四面八方张开了眼睛”。他经常和当时著名的诗人元稹、白居易、张继、王建、刘禹锡、杜牧、胡璋等人一起演唱。她住在浣花溪,自己做粉红色的小纸条写诗。后人临摹,称其为“薛”。王健《送薛涛书蜀》诗赞:“万历桥女校书,以枇杷花闭之。”这位清眉人才知道多少,还不如春风。可见,薛涛的豪放,已经让许多世界闻名的人才为之倾倒,为自己感到惭愧。

让男人们感到薛涛大胆举动的是,她和一个比她小11岁的男人有一段难忘的嫂子关系。这个叫元稹的小人,是《西厢记》中自始至终抛弃崔莺莺的张生的原型。元和五年,即公元810年,袁震被任命为御史,受命视察成都。当地部门空·颜倩派薛涛去受贿。当时,42岁的薛涛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并迅速尽最大努力与这位刚满30岁的年轻人点燃了火花。那时,他非常多情,形影不离。不幸的是,元稹很快出于某种原因离开了成都,回到了长安。

薛涛一定是触动了他对袁震的真情。她写的诗《池上的两只鸟》并没有掩饰她对元稹的迷恋。“在两个绿色的水池上,黄昏时一起飞翔;忙将去太阳,同心荷叶。”薛涛想把袁震培养成自己的丈夫,曾经考虑过娶袁震为妻。然而,爱读无数元稹的老兵,却把薛涛当成自己床上的玩物。薛涛不知道像袁震这样的人是不是长满了花和肠子,但她还是深深地感到,她和袁震在一起的日子,她临死的时候,无疑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运动。当她知道袁真另有所爱时,她离开了妓院,先住在浣花溪,然后搬到成都西北部的笔架房,在那里她建了一座诗歌演唱大楼,扮成女道士,独自坐在楼上唱诗。这无疑是华丽之后的平静,大胆之后的优雅。

第二种是“高端女人,没人敢结婚”型。上官婉儿无疑是唐代这类才女中最杰出的代表。

对上官婉儿才女生活的最早了解是在一部与上官婉儿同名的电视剧中。这是一个美丽、多情而又才华横溢的陌生女孩。多少年后,我意识到上官婉儿虽然才华横溢,但却是一个无拘无束的女人,她竭尽所能地玩弄政治。上官婉儿的祖父叫上官仪,因起草废武则天的圣旨被武侯杀死。新生的上官婉儿随母亲郑成为奴隶。十四岁的上官婉儿被武则天叫到宫里,当场提出了一个建议。她写得没有多余的要点,她的文字华丽,语言优美。武则天看到后非常高兴,立即下令免除她的奴婢身份,让她掌管圣旨。19岁时,这个小女孩已经不到一个人,超过一万人。慢下来,吴侯的儿子唐中宗,不得不看着她的脸。然而,没有人敢在朝廷里娶这个高端女人,这导致了这样一个事实:早恋的女人不得不找一个男人有外遇。

直到后来,只有唐中宗李蔡铣,谁成为皇帝,嫁给她到皇宫,并命名她为赵蓉。然而,她虽然是唐中宗的妃子,却和当权的吴三四有一腿。而且,她爱上了美丽的少年崔坤,并不时把崔坤叫进宫。但是,她觉得一个人对一个人不是很大胆,所以她让崔坤把她的三个兄弟都叫进宫,一个女人对四个男人。这样的场景足以让人感受到上官婉儿的大胆。

上官婉儿不仅在私生活上如此大胆,在政治生活上也是如此。她与唐中宗、侯伟、安乐公主、太平公主等不同的利益集团相结合,她的权力甚至导致了许多宫廷政变,从而影响了皇帝的废除。然而,仅仅过了五年,唐朝的高端女人就死于宫廷政变。在上官婉儿的一生中,李商隐的诗《锦瑟》中有这样一句话是毫无疑问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镶嵌竖琴有五十根弦,每根弦都有一个青春的音程。”圣人庄子在白日做梦,被蝴蝶蛊惑,帝王王的春心在咕咕叫。人鱼在月绿色的大海上哭泣着珍珠般的眼泪,蓝色的田野对着太阳呼吸着它们的玉。一个应该永远持续的时刻,来了又走,我不知道。”

第三种是“看破红尘,破罐子破摔”。唐代这类才女中最杰出的代表自然是于玄寂。

一个年轻的词,一个蓝色的词,出生在市场,但她华丽的外表,聪明的性质,思维敏捷,善于阅读,喜欢诗歌。十五岁时,李,一个官员,被视为妾。虽然她和李亿感情深厚,但她的妻子不能容忍嫉妒。不久,她被长安咸宜的女道士李亿送去出家。然而,她爱上了李亿,并写了许多美丽的诗来怀念他。

咸宜观观注是清代的一位老道士。她给了于右卫“神秘”的称号,从此于右卫成了余。一个天真美的天才女孩就这样成了一个道士。三年无声无息地过去了,清朝道士年老体衰的时候去世了。另一个道士叫,与于同岁,日夜陪着他,带着一个画家来看壁画修复。在咸宜看来,余只剩下玄寂一人。这时,她又听到长安来的客人说,她日夜盼望的李朗已经带着妻子离开北京,到扬州做官去了。这个消息无疑是对余的沉重打击。她感到被抛弃了,空失去了一种感觉。余在经历了苦难之后,改变了他那种完全自爱的态度,使他的才华和美丽不至于烟消云散。

因此,在清冷的咸味中,她半夜坐在蜡烛旁,写了一首《赠邻女》诗,后来流传千古:“羞日遮袖,愁春妆;寻找无价之宝很容易,但拥有爱人却很难。枕头上的泪水,花间的黑暗断肠;如果能见到宋玉,为什么恨王昌?”这首诗是她一生中的一个分水岭。在那之前,她是一个贤惠而有才华的女人,美丽而迷人。从那以后,她失去了对这个世界的真实感受,沉溺于极度的欲望中,只为了快乐,变成了一个放荡迷人的女人。余收养了几个眼中的穷女孩。作为她的弟子,她实际上是她的女仆,她开始过着悠闲的生活。《观外》外贴出了一张红色的纸,上面写着“余诗待教”,这无疑是一面旗帜。不到几天,这个消息传遍了长安城。文人墨客和自以为有才气的风流子弟,纷纷到仙风道骨的玄寂,谈天说地,谈天说地,谈天说地,甚至在黑暗中,的大名也越传越广。

此时的余才二十出头,既有少女的风韵,又有成熟女人的风韵,再加上她的才华和风情,令许多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当时,一个受她欢迎的学者叫左。她之所以喜欢左,只是因为他的风度翩翩,仪表堂堂,酷似她的前夫。虽然她曾经怨恨李朗的反复无常,但她从未忘记他。当左走进仙一关时,她情不自禁地一怔。迷离仿佛以为是李朗回到了她的身边。因此,她对左杨明倾注了大量的柔情蜜意,把左杨明完全当成了一个小妻子。左杨明经常呆在她的云间里,分享着对性的热爱。左还写了一首诗,描写了《玉》中的云房景象:“白鸽欲飞斜,禅室静茶香;钟在日落时发出,箔帘挂在钉子上。”这短短的28个字,虽然含义闪烁,但已经可以让我们一瞥他们两个在云间里玩得开心的迷人风景。

后来,余玄寂和一个叫陈拓的音乐家搞混了。在她的云房里,两人相爱了,他们的亲密交谈传到了云房的外面,这让余的贴身女仆绿乔欣喜若狂。这时,吕乔已经十八岁了,她正怀着爱的心情,皮肤娇嫩,身材丰满。受的影响,他也很擅长风情,有着迷人的眼睛。因为青巧聪明听话,她赢得了余玄寂的信任和重用。然而,今年春天的一天,她趁余邀请她出去春游的机会,把音乐家引诱到她的床帘里,结果余翻了个身,把她杀死了。事件发生后不久,余玄寂被带上法庭,并因其恶劣的罪行被斩首。她今年才26岁,经历了波折的人生匆匆结束了。余过于豪放的悲剧引起了后人的笑声,也使许多人感到遗憾。一种挫败感会让人们堕落甚至毁掉他们的未来。一个才华横溢的美女,从抛弃她到成为一个荡妇,似乎都无能为力。大多数后人都无话可说。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参考。若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18-2019 历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