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学网 - 专注中国历史,讲述中国历史朝代的那些人和事
热门搜索: 杂说历史 娱乐八卦 稗官野史 近代史 夏商周 后宫秘史 古代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民间故事 党史故事 成语故事 百家姓
您的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人物 > 「宁失不经」蒋介石对溥仪的三副面孔:两人20多年的恩怨纠葛

「宁失不经」蒋介石对溥仪的三副面孔:两人20多年的恩怨纠葛

时间:2020-07-28 17:37:21 编辑:中国历史
导读: 蒋介石和溥仪,这两个现代史上最重要的人物,在同一个舞台上表演了很长一段时间,并且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呼风唤雨。事实上,他们从未见过面,成为陌生人,并翻阅各种历史记录。

蒋介石和溥仪,这两个现代史上最重要的人物,在同一个舞台上表演了很长一段时间,并且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呼风唤雨。事实上,他们从未见过面,成为陌生人,并翻阅各种历史记录。即使是野史,也没有他们直接接触的痕迹。

1936年2月24日,美国《时代》杂志将蒋介石和溥仪的肖像并排放在封面上。他们与日本天皇和苏联斯大林一起被称为远东的四位“国家元首”,被认为是解决当时所谓远东危机的关键人物,给历史留下了有趣的一笔。事实上,蒋介石对末代皇帝溥仪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从漠不关心到敷衍搪塞,以至想争取和利用,这是相当耐人寻味的。

蒋介石无视东陵的盗墓事件

1924年,冯玉祥在北京发动政变,软禁了行贿的曹锟总统,废除了清朝的优待条件,并将刚满19岁的溥仪逐出紫禁城。在日本的鼓动下,溥仪逃往天津的日本租界,住在张远,挂上“清史天津办事处”的招牌,用宣彤的名号重建了自己的小朝廷。在张远,溥仪经常与一些野心勃勃的老战士、军阀和政治家合谋,恢复清朝的优待条件,回到紫禁城,企图通过“还数于宫”来实现恢复清朝的伟大计划。这时,37岁的蒋介石在孙中山的授意下正在广州组建黄埔军校,而孙中山在政治舞台上只是一个崭露头角的人物。

溥仪被逐出宫后,以“清室”的名义给孙中山写了一封信,抱怨“清”的作用和“放弃政权”,抱怨“清优惠条件”的合法性,希望孙先生说点什么,恢复清优惠条件,遭到孙中山的严厉驳斥,因此溥仪对当时仍处于广东一隅的国民党没有好感。然而,令溥仪惊讶的是,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蒋介石以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身份率领军队成功北伐,在南京建立了国民政府,成为当时中国的最高统治者。就在溥仪在天津日租界被日本人“保护”并淡出人们的视线之际,震惊中外的东陵盗墓事件,迫使溥仪不得不与他非常不喜欢的南京国民政府和蒋介石打交道。

1928年7月,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兵团第十二军军长的孙殿英以军事演习为名,在清东陵抢劫了乾隆皇帝和慈禧太后的陵墓,并掠夺了大量陪葬珠宝。由于当时情况混乱,信息贫乏,东陵被盗已有一个多月,外界一直不知道。直到2008年8月13日,《南京中央日报》才报道了“匪军挖东陵、盗东陵的恐怖”,在全国引起轰动,成为当时家喻户晓的新闻。消息传到张远,溥仪受到的刺激比冯玉祥把他赶出紫禁城还要严重。他放声大哭,并立即在张远为乾隆和慈禧设立了灵堂进行祭祀。溥仪跪在灵堂前,泪流满面,向灵牌磕头,发誓说:“先人在世,我发誓不报仇,我就不是爱新觉罗的后裔。”守灵期间,溥仪睡在地上,并亲自派宰泽等皇族前往东陵重建。据大家所见,原来宏伟的故宫也已经被空空洗劫一空,破棺和破布被扔得满地都是,慈禧的尸体被扔在西北角,落在破棺盖上。当尸体被翻过来时,上面覆盖着白色的毛发,在角落处被折断。看到这种惨状,再泽等人都悲痛欲绝,在玉陵重新埋葬了慈禧太后、慈禧太后和王妃的尸骨,掩埋了洞口,然后返回天津,向溥仪报告了东陵的真相。悲痛过后,溥仪决定给蒋介石、平金卫戍司令阎锡山和各种报纸通电,以清理房间、告别旧貌为名,要求严惩孙殿英,并赔偿修复陵墓的损失。

这时,蒋介石被北伐和“统一”的欢呼声陶醉了。他认为溥仪根本没有力量,非常重视他。然而,在舆论的压力下,蒋介石命令平金驻军司令阎锡山调查此事并处理善后事宜。孙殿英派往北平的一名教师也被拘留审查。溥仪想当然地认为他会很快破案并惩罚凶手,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跟踪他。原来,盗墓事件发生后,孙殿英也觉得事态严重。为了逃避罪责,他四处去做安排。通过戴笠的关系,孙殿英把失窃物品中最珍贵的九龙剑、夜明珠、翡翠西瓜和各种宝石送给了党和国家的要人,如、、、何。结果,蒋介石表面上声称很严格,但他没有认真对待。溥仪的宣誓抗议和设置精神祭祀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案子终于结束了,孙殿英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我不知道蒋介石后来是否意识到他对东陵盗墓事件的处理使他失去了为溥仪战斗的最好机会。孙殿英盗窃清帝陵得以逃脱,使溥仪的复辟和复仇思想在震惊和羞愧之后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与此同时,溥仪意识到蒋介石的权力和地位已经超过了以前的任何一个军阀,在这样一个野心勃勃的人物的统治下,很难保证自己的安全。因此,溥仪进一步加深了对日本人的幻想和依赖,为他未来的背叛和叛变奠定了深厚的基础。

九一八事变后,他试图劝阻溥仪不要通关

1931年,日军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不到半年时间,就占领了东北三省100万平方公里的大江大河和大山,3000万同胞惨遭日寇蹂躏。由于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谴责,日本政府急于在中国东北建立傀儡政权,以平息舆论,尽快实施殖民统治。为此,关东军先后起草了《解决满蒙问题》和《中国问题处理政策纲要》等计划,并计划在东北建立以溥仪为首的满蒙“五民族共和国”傀儡政权。日本特勤局局长屠·袁菲·肯吉亲自赶到天津,与溥仪会面进行游说。

溥仪曾在自传中回忆说,土肥元显尔“以健康迎接我”,于是他转到话题上,先解释了日本人的行动,说只有张学良一人应付,还说张学良“使满洲苦不堪言,日本人民的权利、生命和财产得不到保障,日本别无选择,只能出兵。”再说一遍,关东军对满洲没有领土野心,只是“真心诚意地想帮助满洲人民,建设自己的新国家。”我希望我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回到我的出生地亲自领导这个国家。日本将与这个国家结成攻守同盟,其主权领土将受到日本的全面保护;作为这个国家的元首,我可以在任何事情上独立。这碗由土肥元宵儿做的摇头丸汤让溥仪兴奋不已,并开始秘密策划向东北方向潜水的行动。

这时,蒋介石也从各种公开和秘密的渠道了解到溥仪的动向。为了留住溥仪,蒋介石指示高佑堂专程去天津劝阻他。高邮,唐增,清朝官员,自认为是一个老人。他是溥仪在天津张远的客人。后来,他去南京投靠蒋介石,成为国民党检查院的一员。高佑堂带着他的名字来到这里。他一见到溥仪,就说明了国民政府的条件:蒋介石愿意恢复清朝的优待条件,恢复皇帝溥仪,每年支付优待费,或一次支付整数,由外国银行担保。至于住的地方,我想选择上海。如果我想回北京,我可以讨论一下,然后出国。总之,除了中国东北和日本,你可以在任何地方“自由生活”。

然而,溥仪长期以来对国民政府没有信心。他觉得“蒋介石根本不讲信用,他怕欺负人,因为他怕日本人。”现在他看到日本人向我走来,他答应任何条件下来。当我离开日本的时候,可能是时候收拾我了...蒋介石又对我好了。他能给我江山吗?”。他宁愿相信日本人的所谓“承诺”,并决定回到“祖先起源的地方”,并“领导”日本人即将为他建立的“国家”。这些条件给高邮堂带来的,包括恢复他曾经敦促的“票据交换所优惠待遇条件”,现在被溥仪不屑地拒绝了。他甚至在失利后说,“国民政府以前做了什么?优惠待遇条件取消已经多少年了?孙殿英亵渎了我的祖灵,他甚至没有处理。现在他害怕我出去会失去蒋介石和他的人民。只有那时他才能想到优惠待遇。我没有任何优惠待遇。”。高邮堂被拒绝了,他去北平游说溥仪的七叔载涛,但仍然没有结果。

除了高邮堂,国民政府还试图通过溥仪的英语老师约翰斯顿游说溥仪。九一八事变后,约翰斯顿代表英国外交部来中国处理阿哈瓦遗留的问题。从中国回来的路上,张学良和宋子文分别接见了他。他们希望约翰斯顿能说服溥仪放弃满洲计划,但约翰斯顿也不信任国民政府,拒绝直接帮助。1931年11月10日,溥仪在日本士兵的武装护卫下,离开天津,前往长春就任伪满洲国,走上了叛国之路。因此,1932年3月12日,中华民国正式对溥仪发出逮捕令。

蒋介石眼中溥仪的“剩余价值”

1934年,溥仪从伪满洲国的“统治者”变成了所谓“满洲国”的皇帝,改名为“康德”,在叛国和抗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与蒋介石领导的南京政府相抗衡。这时,蒋介石似乎对溥仪有不同的看法。他在为日本设计的计划中给溥仪留了一个位置,现在存在于台湾“国家历史博物馆”蒋介石的专门档案馆里

1940年夏天,法国在欧洲被打败,保卫不列颠群岛的战斗正全面展开。日本帝国主义加紧了“南进”的政策,准备策划更大的军事冒险,所以它想尽快解决中国问题,所以它在重庆向蒋介石发出了愿意撤军和通过各种渠道谈判和平的信息。这时,中国获得国际援助的印度支那和滇缅公路相继被切断,中国的抗战正处于困难时期。蒋介石提出了尝试和讨论的想法,并派时任《大公报》总编辑、全国政协委员的张季鸾赴港准备与日本接触。在为张季鸾准备的各种材料中,《处理敌我关系的基本纲领》尤为重要,其中提到日本人和溥仪应该区别对待,帮助溥仪。《纲领》甚至设计了两步走的计划:“第一步是取得满洲内部事务和自治的政治权力,使汉, 该地区的满族人和蒙古族人可以先摆脱被占领地区人民的处境”,而“第二步是直接同溥仪谈判,先求得一个过渡性的解决办法,最后完全回归中国”。 为了解决东北问题,蒋介石甚至提出了溥仪的思想,他是自由的,看起来像一个傀儡,这在今天真是不可思议。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8月17日,溥仪在沈阳准备逃跑时被苏联红军抓获,并作为战犯被带到苏联。溥仪在苏联西伯利亚被拘留期间,享受到了生命中的优待,并得到了医生和护士为他检查身体和治疗疾病。溥仪认为,苏联主要是想严惩日本战犯,不会对他怎么样。同时,溥仪也担心自己会落入蒋介石政府之手,遭受与陈公博、周佛海同样的命运。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溥仪不仅多次口头向苏方提出申请,还写信给苏联政府和斯大林,申请准许他永远留在苏联。

1946年,溥仪在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时出庭作证,伪满洲国的“皇帝”出现在法庭上,成为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蒋介石似乎又看到了溥仪的一点“剩余价值”。南京国民政府官员奉命发表讲话,称溥仪将被引渡到南京政府,并在东京作证后受审。从1946年到1948年,南京国民政府曾五次写信给苏联政府,要求将溥仪交还“以便将他绳之以法”。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吴国桢也乐观地告诉记者:“伪满洲国的傀儡溥仪已被苏联当局逮捕,不久将被移交给中国,因为他也是战犯。”

与此同时,南京中央日报报道了“木偶溥仪将被移交给中国”的话题。后来,有一条短信报道说:“中国想引渡溥仪,苏方曾经答应过。”但是,它现在被保留,这显然是讨价还价的基础。”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王世杰也在日记中记录了1946年3月7日苏联驻华大使的来访,并想利用溥仪作为中苏经济合作谈判的筹码。面对国民政府的引渡请求,苏联考虑了自己的利益,没有决定是否可能。西方有人猜测,苏联拒绝引渡溥仪,是因为苏联准备将来把他送回中国东北,建立一个亲苏的“缓冲国”,就像日本人利用溥仪“避免美国人和中国人利用溥仪从事反苏活动,挑拨离间。”

1949年,蒋介石在解放战争中失去了军队和阵地。他已经筋疲力尽,再也没有精力去“照顾”溥仪——苏联西伯利亚最后一位被囚禁的皇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苏联再次拘留溥仪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经最高当局批准,苏联内务部于1950年8月1日将溥仪移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并于1959年获得大赦。至此,溥仪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名普通公民,结束了与蒋介石长达20多年的恩怨。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参考。若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18-2019 历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