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学网 - 专注中国历史,讲述中国历史朝代的那些人和事
热门搜索: 杂说历史 娱乐八卦 稗官野史 近代史 夏商周 后宫秘史 古代皇帝故事 将相故事 民间故事 党史故事 成语故事 百家姓
您的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人物 > 「男儿」甲午海战中丁汝昌:下令炸沉军舰 服毒自尽不降敌

「男儿」甲午海战中丁汝昌:下令炸沉军舰 服毒自尽不降敌

时间:2020-07-28 17:58:14 编辑:中国历史
导读: 几代人都难以忘记的中日战争的悲惨历史,现在已经过去了120年。甲午战争的惨败和《马关条约》的签订,彻底粉碎了中国人民近代第一次强军强权的梦想,这实际上是近代中国的一场

几代人都难以忘记的中日战争的悲惨历史,现在已经过去了120年。甲午战争的惨败和《马关条约》的签订,彻底粉碎了中国人民近代第一次强军强权的梦想,这实际上是近代中国的一场重大历史灾难,也是中华民族觉醒和斗争的一个重要因素。

3.5平方公里“吴佳之魂”[S2/]

站在海岸上,你能听到这艘7500吨重的船被自己人击沉时的轰鸣声吗?在那个东厢房里,你可曾想象丁自杀前绝望地叹息?

“海军办公室”见证了庞大的北洋舰队被彻底歼灭的全过程。

威海刘公岛面积只有3.5平方公里,但抗日战争时期北洋海军“总司令部”就设在这里。如今,“北洋水师府”面向大海,面向群山,已成为一座博物馆,李鸿章题写的“水师府”的名称仍挂在门楣上。

在过去的30年里,我去过威海几次。最早的时间是1985年10月。当时,威海还是山东烟台的一个县级市。这座城市只有几栋三四层的建筑。在海边一条略呈形状的街道上,冒着黑烟的拖拉机不时呼啸而过。没有看到外国游客,甚至当地行人也很少。

当时,刘公岛原本是一个军事管制区,闲人不得进入,改革开放后才对外开放。我第一次去刘公岛,是被威海海警区的一艘船送来的。当时,我完全处于一种“朝圣”的心情中,但当我走进岛上“海军办公室”的大门时,映入我眼帘的是破旧的房屋和杂七杂八的庭院。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是旧的、废弃的,不再像那时那样强大了。

当时,“北洋水师府县文物管理处”刚刚成立,它就开始接收这个19世纪后期曾经闻名的“海军大院”。导演齐·接君和其他工作人员在岛上工作。起初,他们甚至没有电灯和自来水。他们甚至不得不造炉子,拾柴火,生火做饭。坐船回家通常要花一两个星期。但就这样,“拓荒者”一步一步地简单修缮了破旧的庭院,不断收集了大量北洋海军和甲午战争的珍贵文物,最终建成了今天的“国家一级规模”博物馆。

站在刘公岛的这个“海军基地”,徘徊在大厅和城堡之间,我不禁想起了那些不眠之夜,枪声大作,生死挣扎。1895年2月初,日本军队占领了阿哈瓦军事港陆地上的三个要塞,东海上的日本船只遭到钳形攻击。北洋舰队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如电报和电报,都是在这个海军办公室里被完全中断的。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发了一封投降书,提督丁不为所动,率军反击。2月1日,双方展开了激烈的炮兵对炮兵的战争,日本舰队在未能接近港口后被迫返回大海。

丁·常茹·赫尔佐格

就这样,它持续了一个星期,气温极低,寒风呼啸,弹药即将耗尽,陆地上的增援部队也没有希望了。最后,丁命令击沉所有剩余的战舰,但是没有人回应。绝望中,59岁的丁服毒自杀,刘、、、杨永林等高级将领相继自杀。

“海军办公室”见证了北洋舰队全军覆没的全过程,凄啸的余音似乎还在缠绕,让我们沉浸其中,咀嚼着历史深处难以释怀的伤痛。

足球场的大小使日本军队颤抖

在刘公岛的南边,还有一个小岛,叫做日岛,只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这里甚至没有船只停靠的码头,所以除了几个摇船的渔民,几乎没人能去。即使是1894-1895年中日战争的研究人员也很少登上这座岛屿。

但120年前,正是在这个小岛上发生了一场异常激烈的炮兵战斗,这是中日战争中罕见的“吓退日军”的胜利。

根据日本军方的战史资料,“敌人的炮兵连在这场战斗中能打得相当好。用八门大炮对付我们舰队的二十多艘船,这次行动很巧妙,把我的船撞得粉碎。”

1986年秋天,海军威海海警区派了一艘登陆艇到日本岛,让我进行了一次实地考察,参观了抗日战争时期英雄们浴血奋战的圣地。

与1894-1895年的中日战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全岛郁郁葱葱,没有任何垃圾,雪白的海鸟自由自在地生活在这里,呈现出一个和平安宁的海洋天堂。在岛上,地陷式炮台仍保留着1894-1895年甲午战争结束时的原貌。电池的弹痕清晰可见。炮台的圆形防御工事依然坚固,石墙上有水滴。

在1895年2月的刘公岛保卫战中,海军战士沙振兵率领一个水兵队登上了冰冻的日本岛屿,与日军进行了一场极其激烈的炮击,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当时参加战争的北洋水师肯·宁贤记录了这场激烈的战斗:“从战斗开始到结束,日本岛一直面临着南岸三个要塞的炮火;地面陷阱炮升起后,它成了三个堡垒的目标。这些枪没有安装镜子,所以举枪的人必须去堡垒。结果,这些人会立即被对方炮轰,这是一项非常危险的工作;然而,年轻的水手们仍然坚持这些枪,并勇敢地分发它们。有一次,三个水手守卫着一把枪,冒着猛烈的轰击。其中一人因炮弹爆炸而颈部、腿部和手臂受伤。然而,伤口愈合后,他仍然坚决返回自己的职责,帮助战争只有一只手。”

那一年,沙振兵率领他的部队在里希马抵御敌人。

在激烈的战斗中,日岛堡弹药库被日军炮火击中,造成猛烈爆炸。北洋战场的最高统帅丁,不得不下令派军舰把日本驻军的官兵接回。

一百多年后,在秋天温暖的阳光下,曾经炮火轰鸣的老战场一片寂静,只听见一阵阵海浪声。一座有百年历史的堡垒周围长着黄色的草,看上去像一个精致的“大花圈”,表现出一种蓬勃的英雄气概和持久的敬意。草是这样的,为什么人会受苦?站在堡垒上,想起当年那些英勇无畏地面对强大敌人的英雄们的英雄壮举,人们感到由衷的钦佩。

小心花园口的奇怪坠落

24049名日本士兵、2740匹战马和大量装备已经登陆14天,没有受到任何干扰。

清军没有预先判断,也没有设防,这是战争史上的奇迹。

甲午战争期间,日本军队在辽东半岛东端的花园口成功地进行了为期14天的大规模登陆作战。

2013年10月底,我陪同国防大学“吴佳吴佳!电视摄制组再次踏上了辽东的抗日战争,并首次实地考察了庄河市花园口的日军着陆点。虽然日军登陆的战例已经多次写进我自己的研究著作,但当我亲自登上花园口海边陡峭的礁石板块,面对着对大部队登陆极其不利的海边环境,我想起了当年的日军。第二军官兵24049人,马匹2740匹,装备大批,沉重无比,14天没有遇到清军的任何抵抗,能够昂首阔步,从容不迫地完成“安静登陆”,尤其是在我心中。

花园口是辽东半岛东海岸中部的一个小港口,属于辽宁省庄河县莱文乡,西南距大连湾约100公里。从现场可以看到,朝南的港口三面环山,港口两端的距离约为3000米。港口和附近的海滩又浅又平。涨潮时,水深只有3米,岸边有许多礁石。遗憾的是,在这个很容易建立登陆防御阵地的地方,清军并没有提前部署兵力进行设防。

1894年10月30日,在花园口,日军登上了一只小木筏

根据日本陆军现有的历史资料,日本海军和陆军提前派出两名军事参谋乘坐“高知号”巡洋舰,抵达辽东半岛东部沿海水域进行实地侦察。经过密切观察,陆军参谋认为有许多因素不适合在花园口海岸登陆,但海军仍然坚持认为花园口是登陆地点,这是以前选定的。随着天气越来越冷,为了避免战斗机因长期犹豫不决而延误,日本大本营最终决定采纳海军的意见。

根据日本战争史,1894年10月23日上午,第二日军第一师第一批部队由16艘运输船出发,第二天一早就停泊在花园口外的海面上。黎明明时,日军改乘一艘小摩托艇拖着的舢板,在花园口登陆,并立即在岸边插上一面太阳旗。入侵者踏上了中国的海岸。上午10点,师团长山也带着部队登上了花园口海岸,发现整个海岸地区没有中国军民。他立即派侦察分队和情报人员伪装成南方。26日,日本第二集团军司令大山岩将军率领第二批登陆部队登陆,并立即向锦州方向部署进攻行动。

从花园口的田野上,我们可以看到海岸海滩平坦而浅,锚地离海岸有三四海里远。想象一下,日本摩托艇日夜只在舢板上登陆两三次,退潮时出现1500米深的泥滩,促使登陆部队停止行进,日本登陆行动缓慢。从实际情况来看,第三批日军直到11月6日才登陆,历时半个月。

这次登陆行动可以说是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观,因为这是一次大规模的登陆入侵,只听到了海浪声,却没有听到枪声。清军在日军近半个月的登陆过程中,不仅没有提前判断或发现登陆地点,没有设置防御阵地,也没有对日军采取任何打击或骚扰行动。相反,隐蔽性差的日本军队带头了。如果遭到一些北洋舰队的攻击,日本军队也会陷入混乱。

从现有的历史照片来看,日军在花园口岸边扎营,悠闲地休息,没有任何硝烟弥漫的战争场面。直到日本人入侵南部的锦州,他们才正式与清军交火。驻扎在大连湾的淮军连长赵怀烨,在夜里率领部队撤退到旅顺口,以便日军可以不流血地占领这个重要的防御区。日本人从缴获的物品中发现了大连湾的水雷分布图,因此清除水雷既简单又快捷,使日本船只安全进入码头,防线崩溃。

我们在花园口最大的感受是,这种奇怪的“失守”表明清军的预警和防御能力低下,失去了应有的反应,使日军在如此不利的地理条件下任意登陆,导致战争开始时处于极其被动的局面。

远东最大的码头

见证“百年优秀工程”[S2/]

辽东半岛与山东半岛隔海相望,也是120年前抗日战争的重要战场,自然成为我多次考察的目的地。

旅顺口位于辽东半岛的最南端,是当时涠洲岛远东地区的一个战略性沿海城镇。东濒黄海,西临渤海,有进出渤海的老铁山水道。天然未冻的旅顺港,自东向西细长,自北向南狭窄。它嘴的最窄处只有9英尺,就像一个存钱罐。这个港口一年四季都很平静,可以用来停泊大型船只。1887年,李鸿章亲自访问旅顺口,认为这里的水深没有结冰,没有联系。进入时可以战斗,返回时可以防守,出海时可以控制关键点。这实际上是“海军的一个短暂的地方”,他得出的结论是“有必要捂住喉咙”,并由此发出一种喜悦的感觉,“在北洋海滨很难找到这样的地形。”

俯瞰旅顺大码头

为了满足北洋海军舰船的维修需求,李鸿章经过实地考察,选择在港区东部修建一座超大型码头,被称为当时远东和亚洲最大的码头。

船坞是专门用于造船的大型水工建筑物。旅顺口的码头是由来自德国和法国的工程顾问建造的,花了近十年时间才完成,耗资近140万银元。

1882年,主管北洋海防的袁·(袁世凯的叔叔)也担任旅顺港码头工程总办。他忠于职守,为确保码头工程质量做出了巨大贡献,最终于1889年因工作过度而死于旅顺码头工地。李鸿章访问旅顺口时,看到了海防建设的成就,曾称赞袁·:“旅顺堡寨坚固,可守,有监守。”第一任海军大臣、酒精王子奕譞在亲自阅读旅顺口时,认为旅顺口“有适当的海防部署,保龄球运动尤其有效。”在今天看来,旅顺码头的确是一个物超所值的优秀工程,是一个“百年大计”。

1986年和1988年,经过严格的审批程序,我得以两次进入海军4810工厂视察工厂内的“旅顺码头”。站在大码头附近,我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巨大的码头主体全是用石头材料一步步堆砌而成的。经过100多年的风吹、霜打和雨打,原本沙滩色的石材表面变成了带有油渍的深棕色,仿佛在默默地诉说着百年历史的沧桑。

据史料记载,当年旅顺东港码头可停泊138米长、41米宽、12.6米深的大型战舰,港池被山东方石环绕。码头周围有铁路连接,三面都装有大型起重机和输煤机。一排排的维修服务工厂都是按山而建的,周围的山上有几个要塞。

沿着石阶慢慢走到码头底部,抬头看着码头上正在检修的导弹驱逐舰,你会突然感觉到战舰巨大的船体和你自己身体的渺小之间的强烈反差。在经历了两次大规模的中日战争和日俄战争后,这座建于20世纪80年代的码头依然如故。清末、民国和新中国以后,它一直发挥着对大型舰船进行对接维修的作用,甚至到21世纪,它仍然为人民海军的大型舰船提供可靠的维修保障。

Postscript [/s2/]

历史的记忆是未来的老师,在经历了这么多中日战争的老战场之后,最大的感受是,今天,当中日战争再次来临的时候,我们仍然面临着无法回避的严峻的外部挑战。我们必须认真总结历史经验教训,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大力进行创新和变革,从而消除强兵的各种羁绊。只要全体人民齐心协力,真正处理好中国自己的事情,彻底解决“决战前”和“战场外”的各种隐患和问题,120年前的历史悲剧就永远不会重演!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一些实力雄厚的民营企业和企业家自发筹集资金,完成了在老战场上复制中日战列舰等项目。例如,在威海港客运码头北侧,人们可以看到一艘悬挂黄龙旗的巨大黑白战舰,这是北洋海军按1: 1比例仿制的7335吨级旗舰定远号。又如,最近从另一个抗日战场辽宁省丹东港报道,邓世昌“致远”号巡洋舰的复制工程已全面展开,预计在9月17日黄海海战纪念日,“复活”的“致远”号将顺利滑下泊位,成为新建成的抗日战争纪念馆的重要载体。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参考。若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18-2019 历学网 版权所有